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文章正文

糖妖無心


月白色

【故事簡介】

作為一只小小的糖妖,被白玉卿這個不老不死的怪物給收走,他卻只是利用我來獲得更多妖怪的內丹。我恨他,決定修成仙道打敗他,卻不知道,真相的背后還有更殘酷的前世記憶……

01

我醒來的時候,第一眼就愛上了白羽卿。

雖然那時我只是個糖人,還因老伯做我的時候打瞌睡而燒糊了一只腳,但這并不妨礙我對美的崇高追求。睜眼就看到美得幾乎閃瞎我糖眼的美男子,我立刻興奮得體內的糖汁都在沸騰,竭盡所能分泌出更濃郁的甜味,企圖吸引他的注意。

我的努力很有成效,依偎在白羽卿懷中的嬌羞少女扭過頭來,蘭花指朝我輕輕一點。

“呵呵,快瞧這糖人,第一次見到這么丑的呢。”

你才丑呢!

我很憤怒,賣糖人的老伯更憤怒,滿是褶子的老臉皺成了苦大仇深的菊花。

“識面不識心,這糖人的好,哼,你一輩子都懂不了!”

白羽卿的視線終于投過來,他看了我一眼,隨即鉤起嘴角,笑得連日光都變得黯然。

“老伯,這糖人我要了。”

我很激動,老伯看到遞來的雪花銀子更激動。白羽卿接過我,明亮的黑眸中倒映出我黃色的影子。

“識面不識心?”他輕笑一聲,突然攬過懷中女子,在她耳邊輕吹一口氣,“我卻偏愛你這美人芙蓉面呢。”

少女咯咯地笑成了人面桃花,然后兩人就拐入了街邊一條不起眼的深巷。

巷中空寂無人,曖昧的昏暗中,氣氛變得微妙。我被白羽卿隨手插在墻上,他空出的手捏住少女的下巴,兩人的臉越貼越近,眼看就要上演臉紅心跳的一幕,我不好意思地遮住了眼。

“呀——”

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嚇得我差點從墻上掉下來,松開遮眼的手,現場的情景讓我頓時覺得是不是自己睜眼的方式不對。

沒有相依相偎的戀人,沒有旖旎曖昧的畫面,有的只是捂著臉厲聲尖叫的少女,以及一臉漠然冷眼旁觀的男子。有血從少女的指縫淌下,如瀑的黑發瞬間變得火紅,白皙的皮膚也覆上了蜥蜴般的鱗甲。

“你居然是除妖師……”少女,不,應該說是火蜥女妖,她憤恨地瞪著白羽卿,臉上仍殘留著符印灼傷的痕跡,“可惡,我饒不了你!”

白羽卿打個哈欠,懶懶地一揚手,一道寒光從袖中飛出,瞬間罩住了女妖。寒光炸裂,白光大盛,待光芒散去后,現場除了一攤血水和一顆紅丹,什么都沒有了。

我驚呆了。

我顫抖了。

我準備跑路了。

——就算我只是只剛睜眼的小妖,但除妖師和妖怪是不共戴天的死敵,這點我還是知道的。

可惜躡手躡腳沒跑幾步,就被兩根指頭揪起。

“呵呵,差點忘了還有你這小糖妖呢。”

那人臉上仍帶著令日光都暗淡的笑容,但這次我無心欣賞,撲騰著兩只小腿可憐兮兮。

“放、放過我吧,我、我是好妖精,我沒害過人!”

白羽卿摸摸下巴,煞有介事地思考了許久,點點頭。

“好吧。不殺你。”

我松口氣。

“直接帶你回去喂貓。”

我哭了——說到底還是死啊!

02

我被白羽卿提在手上,優哉游哉地拎回了家。

他停在一間破敗的茅草屋前時,我很詫異:這是荒野鬼屋嗎?等他開門后,我發現自己錯得離譜,這根本就是人間地獄!

美男子白羽卿絲毫不覺得滿屋狼藉和他光鮮亮麗的外表多么不配,徑直走到垃圾堆深處,對著一團黑糊糊的東西毫不客氣地踹了一腳。

“喂,起來!”

那東西喵嗚叫了一聲,滾了兩滾,攤開四肢,露出一張肥肥的貓臉。

“你不用腳和我打招呼會死嗎?”

白羽卿把我丟到大肥貓面前:“瞧瞧我找到了什么。”

大肥貓狐疑地瞅瞅他,然后湊上來聞聞我。

“這是……”它愣了一下,立刻聞得更起勁。我打個哆嗦,但又有點奇怪——它是貓妖嗎?除妖師也會養妖怪?

大概是看穿了我的疑惑,大肥貓不爽地皺起鼻子,粗聲粗氣地道:“我才不是妖怪呢,我是神仙!”

白羽卿咳嗽了兩聲。

“曾經是。”老肥貓不情愿地補充了一句。

白羽卿掏出個酒葫蘆,一跳坐上油膩膩的桌子,蹺著二郎腿對老肥貓努嘴。

“怎么做,你懂的。”

老肥貓舔舔嘴唇,沖我張開了大嘴。

完了,要被吃掉了。我絕望地想。

結果老肥貓對著我干嘔起來,嗷嗚嗷嗚的,聽得我滿頭黑線——人家好歹也是個香噴噴的糖人,味道有糟糕到讓你想吐的地步嗎?

噗的一聲,老肥貓嘔出一顆金燦燦的珠子,隨即像被扒掉七層皮一樣,軟趴在地上,呼哧呼哧直喘氣。

“喵了個咪的,吐個金丹真要了我老貓的命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糖妖無心”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