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教學 > 文章正文

有好都能累此生


薛元明

吳瀛(1891-1959 年), 故宮博物院創始人之一,民國書法大家莊蘊寬外甥,當代著名戲劇家吳祖光之父。吳瀛畢生酷愛金石書畫,收藏甚豐,后無償捐贈國家,為世人敬仰。他一生愛護國寶,卻因故宮盜寶案而蒙冤,后得以昭雪。今擇其部分篆刻和藏印予以介紹,以饗讀者。

  吳瀛所作“景州”(見圖一)白文印,印面1 厘米見方,用刀細膩含蓄,雅逸高致,行刀方向變化巧妙。“州”字為對稱字形,收刀處顯得錯落有致;“景”字巧妙地將兩“日”之間的橫畫縮為一點,留出紅面,下部處理成各不相同的三點,很見趣味。其“景洲”(見圖二)朱文印的篆法頗值得玩味:“景”字面貌似篆似隸;“洲”字以隸為之,適度夸張,尤其是上半部分,筆畫相互粘連,有意識地不刻盡,形成濃郁的“墨韻”,且“州”部的筆畫舒展而有變化。吳瀛之“吳(押)”(見圖三),四面邊欄和印文線條極為整飭,毫無殘破損傷,但是古意盎然,極有情調,可見其取法很廣泛,不囿于一家。“吳祖光”(見圖四)乃吳瀛為長子吳祖光所作,為正宗漢印格調,運刀熟練自然,深見功底。“延陵”(見圖五)閑印堪稱吳氏代表作。此印自然樸茂,形式感很強。作者巧妙地利用筆勢順延的特點把握行刀走向,留刀自然,最明顯處如“延”字上方與邊欄的粘連,以及“陵”字“ ”部相同部分的不同變化。

  吳瀛除了自己刻印之外,還藏有一些古印以及近現代名家所贈印章,皆印譜未見收錄者。

  “傾(傾)群言之液瀝(瀝)漱六藝(藝)□芳潤(潤)”(見圖六)為林皋所刻,印面約兩厘米見方,共鐫刻12 字之多,實乃罕見。“隱林”(見圖七)為“西泠八家”之一趙之琛所刻,印面為橢圓形,下方殘破,“林”字粘連邊欄,使得內外氣息貫通。印石為平頂,上刻有“次閑作”三字窮款。“友誼書(書)屋珍藏”(見圖八)仍為浙派風格作品,印面2 厘米見方,運刀極為自然,只可惜無邊款,可能是“西泠八家”之一的陳鴻壽或者民國時期的浙派某名手所作。“陶廬(廬)”(見圖九)為吳瀛齋號印,此印無款,以隸書入印,十分生動。作者巧妙地將印面左右兩側留空,“廬(廬)”字左右兩側延伸的筆畫自然粘連印邊,印文雖為隸書,但線條渾厚古樸,有篆書底質。此印作者為民國篆刻大家喬大壯,是吳瀛摯友。

  “吹萬(萬)室”(見圖十)為西泠印社第二任社長馬衡所作。馬衡畢生很少搞篆刻創作,此印整體為漢印格調,篆法平常,然氣息甚為渾厚古樸,是難得一見的珍品。吳瀛一生所作篆刻作品并不是很多,總數在50 方上下,印蛻粘貼在兩塊尺幅為二尺長半尺寬的印屏上,上有民國元老吳敬恒的題簽。吳瀛晚年尤以書畫自娛,一生愛恨悲喜皆與此相關,正所謂“有好都能累此生”。

  


更多關于“有好都能累此生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