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珠穆朗瑪營地


楊少衡

珠穆朗瑪營地
楊少衡

1

陳戈擬于本月中旬隆重光臨西藏。美麗的陳小姐不一般,她比較麻煩。別的人買一張機票搭上班機飛過來就是了,只要隨身行李里沒有管制刀具以及酒類,通常不會節外生枝。陳戈不一樣,她決定到世界屋脊一游,便雜事叢生。
連加峰在縣里接到陳戈即將到來的消息。消息很遙遠,橫穿數千公里,跨越兩個時區,游蕩過無數電信通訊環節,傳抵連加峰的手機。當時連加峰在政府辦公樓前的小廣場上,正使勁揮手招呼周圍的人上車,手機響了會兒,他才接聽。
“小連嗎?”電話里的聲音很清晰,似乎近在眼前,“我是易廣。”
連加峰趕緊加大揮手頻率,做無聲敲打狀,提示身邊人不要大聲說話。
“主任!”他高聲應答,“我是小連!連加峰!”
“最近都好吧?”
“很好!很好!”
“你們那里好像下雪了?”
“下一點,不礙事。”連加峰說,“領導有什么指示?”
易廣主任沒什么指示,就是交代了陳戈的入藏事宜。易廣問連加峰還記得陳戈嗎?連加峰說領導講的是不是陳參謀,少校小姐?易廣說挺好,還沒忘記她。陳戈準備到西藏走一趟,過幾天就動身。她不想太驚動,請易廣主任找個人幫助安排一下。易廣就給連加峰打來電話。
“小陳還記得你,問起你了。我說我先給你打個電話。”易廣主任說。
連加峰說:“主任您告訴她,向她敬禮,非常歡迎。”
易廣說:“你這些天在西藏,不外出,沒別的事吧?”
“有事也得分輕重呀,我哪都不會去,就在這立正,等著她。”
易廣笑,說不錯。他讓陳戈跟連加峰直接聯系,具體安排他們電話商量。
“你知道她的情況的。”他說,“一定要安排好,明白嗎?”
連加峰說明白,領導放心。
放下電話后連加峰看了看時間:八點多一些,易主任那邊剛上班,他是一上班就打電話來的。東部臨近太平洋的人經常沒有地理時間意識,這個時候在西藏相當于東部的清晨六點,是一個不要求人們坐在辦公室,而允許繼續睡一會兒的時候。西藏此刻天色初明,一些深山峽谷之處還一片漆黑,例如本小連待的這個地方。今天也巧,如果不是為了趕路提前集中,連加峰的手機可能還關著,有關陳戈小姐光臨的美好消息,哪能早班車似的如此快地趕赴雪域高原。
連加峰看看人都到齊了,擺手下令出發。兩部吉普車一前一后駛離廣場,順公路繞出縣城。小縣城背后的拉多山黑黝黝矗立在天際,天空中還有幾顆殘星在閃爍,峽谷里轟隆轟隆聲響持續不絕,是湍急的雅魯藏布江水流奔騰。公路順江而行,開鑿于峽谷半坡,路面狹窄彎曲,鋪布砂石,凌晨時分光線不足,能見度低,越野車不敢開快,亮著大燈慢速前行。
這一天的項目是沿線踏勘,參加者包括分管副縣長才旺、交通局長尼瑪、指揮部工作人員、有關標段項目經理和施工單位代表等,共十一人。本縣籌劃多年的北線公路即將動工,施工前有幾個特殊問題亟待確定,連加峰是工程總指揮,負牽頭協調研定之責。時已深秋,高原施工合適時段的下限在即,事情得趕緊搞定。
他們在上午九點半到達同卡村,路上用了一個多小時。到達同卡時天已大亮,一行人沒有進村,就在路旁下了車,越野車卸下一應器械和包裹,先行離去。接下來車輪用不上了,有待連加峰一行今日踏勘,然后修路。連加峰吩咐大家背好東西,一個跟一個走下公路路基,順山坡下行,山下雅魯藏布江急流如箭,聲浪隆隆。坐落在江對岸的崗巴寺陽光燦爛,這時太陽起于東南,陽光落在江北坡上,高高低低順山坡而起的寺廟建筑蒙著金光,在幾乎光禿禿的石坡上特別耀眼。
江岸邊已經停著一只牛皮筏。撐筏的是個中年人,剃發、僧人打扮。尼瑪一看只一只皮筏,急了,拉著撐筏人問話,說了好一會兒。連加峰懂的藏語有限,只聽出他們翻來覆去說一個詞,就是渡船。末了尼瑪告訴連加峰,說僧人講,昨天鄉上聯系過渡船,上午寺里派他過江接人,這才發現渡船壞了,柴油機發動不了,只有皮筏子可用。尼瑪問連加峰怎么辦?坐筏子過去,還是回頭另想辦法?連加峰把手一擺說沒關系,分兩撥過,注意安全。
“也不是沒坐過的。”他說。
雅魯藏布江的這一段江面不算特別寬,不下暴雨的時候,江流雖急,也還平穩,沿江兩岸藏民過江基本都靠筏子,機動渡船不多見,崗巴寺這里來的人多,特備了一艘。但是此地牛皮筏子其實比柴油渡船方便實用,但乘皮筏子過雅江,對膽子略有要求,不是土生土長者,在這種筏子里晃兩下,常常就面有死色,因為江流急,江水冷,一不小心翻筏落水,不會水的有去無回,會水的也對付不了幾分鐘。雅江匯集冰川融水,江水四季冰涼,一般人受不了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