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評論 > 文章正文

風止步


胡學文

1

那個人是從后面抱住王美花的。往常這個時候,王美花肯定在地里。那天她去了趟營盤鎮,回來快晌午了。天氣晴好,王美花想把閑置的被褥曬曬。被褥是兒子兒媳的,每年只有春節前后用那么幾天,大部分時光躺在西屋昏睡。但每個夏季,王美花都要晾曬兩三次。晾出一床被子一條褥子,抱起第二床被子時,意外地瞥見燕燕的花布棉襖。王美花頓時僵住。西屋用來堆放雜物和糧食,窗戶用黃泥封著,僅留半尺寬的縫兒,光線不怎么好,但王美花一眼就認出來了。棉襖被壓皺了,那一朵朵紫色的小花沒開放便枯萎似的,蔫頭耷腦。暈眩漫過,王美花扶住旁邊的架子。

被抱住時,王美花結結實實嚇了一跳。但“啊”到一半便及時而迅速地收住,像堅硬的東西撐脹了喉嚨,頭跟著顛了幾顛。她聞到嗆鼻的老煙味,整個村子,只有他一個人抽老煙。王美花奮力一甩,沒甩開,便低聲喝斥,放開!他不但沒放開,反用嘴嘬住她的后頸。王美花再一甩,同時掐住他的手背。他的胳膊稍一松脫,她迅速跳開,回頭怒視著他。

馬禿子一半被光罩著,一半隱在陰影中,這使他的臉看上去有幾分變形。左眼下方那一團雞爪似的褐痕格外明顯。他笑得臟兮兮的,咋?嚇著了?

王美花往后挪了挪,竭力抑制著惱怒,你瘋了?怎么白天就過來?

馬禿子欲往前靠。王美花喝叫,馬禿子定住,不痛快?你明白我為啥白天過來。你明白的。這半個月你黑天半夜進門,天不亮就走,你讓我啥時過來?

王美花艱難地吞咽一口。嗓子里什么也沒有。我干活去了,誰干活不這樣?我沒躲你,真是干活去了。你快走,大白天……不行!

馬禿子目光從王美花臉上移開,往四下里戳,尋找什么的樣子。王美花閃過去,豎在馬禿子和被垛中間。不能讓他看見那件小棉襖,絕不能。馬禿子歪過頭,叼著古怪的笑,不行?

王美花聲音硬硬的,不行!

馬禿子又問,不行?

王美花喘了一下,說,不行,大白天,你別這樣。已經帶出乞求。

馬禿子的笑抖下去,我就要干,干定了。你不痛快,我還不痛快呢。嫌我大白天過來,你再躲,我去地里找你。要不你試試?來吧,你自己脫,還是我替你脫?……今兒我幫你一回Ⅱ巴。

王美花叫,別過來!

馬禿子已經抱住她。你大聲喊嘛,聲音這么低,誰聽得見?

我……自己……來,出去……別在這兒……王美花像摔到石頭上的瓦罐,嘩啦成一堆碎片。

馬禿子說,這就對了嘛,又不是我一個人痛快。

王美花帶上西屋門,出去關院門。院子大,多半一塊被矮墻隔成菜園,從屋門到院門那段路便顯得狹長。走到一半,王美花心慌氣喘,但她沒敢停步。陽光像剝了皮的樹,白花花的。兩側的門垛各有一個鐵環,王美花把丟在一側的椽子穿進鐵環,院門就算拴住了。其實是個擺設,從外面也能輕易抽開。剛才就是插上的,馬禿子還是闖進來。門前是一條小街,經過的人很少,王美花仍吃力地卻又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往兩邊掃了掃。返回的時候,她脧巡著左右。其實兩邊都沒人住。左邊的房蓋起不久,院墻還未來得及壘,那對結婚不久的夫妻便打工去了。再左邊是馬禿子的院。右邊倒是老戶,三年前老漢就死了,住在縣城的兒子封了房門,再沒露過面。再右邊是菜地。王美花住在村莊的孤島上。但她仍怕得要命,畢竟晴天白日。一只雞趕上來,在她腳面啄了一下。王美花蹲下去,那只雞卻跑開了。起身,王美花借機回回頭。一棵又一棵的日光豎到門口,密密匝匝的。王美花撣撣袖上的灰塵,把慌張死死摁在心底。

馬禿子已扒個精光,除了腦頂不長東西,他身上哪個地方都毛乎乎的,兩腮的胡子多半白了,胸前腿上的毛卻一根比一根黑。王美花發嘔地扭過頭。馬禿子催促王美花快點,他憋不行了。王美花扣子解到一半,又迅速系上,然后把褲子褪到膝蓋處。馬禿子擰眉,就這么干?王美花罵他老雜種,想干就痛快點。馬禿子說我不是驢。王美花說你就是驢,比驢還驢。馬禿子欲拽王美花的褲子,王美花擋著不讓。你滾吧,你他媽快點滾吧,你個死東西。馬禿子縮回手,看來,你非要等天黑啊,我有的是工夫。王美花被他捏到疼處,邊罵邊把褲子蹬掉。

王美花火辣辣地疼。她好幾年前就絕經了,身體與村東的河床一樣早就干涸了。她強忍著,一聲不吭。馬禿子喜歡他干的時候罵他,她偏不。老東西六十多歲了,一下比一下猛。王美花覺得什么東西滴到臉上,她抹了抹,同時睜開眼。馬禿子嘴大張著,一線口水還在嘴角掛著。馬禿子的牙黑黃黑黃的,唯獨上門牙左邊那顆通體透白。鑲牙的錢是她出的。王美花沒再閉眼,死死盯著她的錢。錢已長在他嘴巴里。她想象那是一棵樹,那棵樹瘋長著,瘋長著,終于戳裂他的腦袋。馬禿子啊了一聲,臉上卻是心滿意足的痛快。

王美花迅速穿了褲子,抓起馬禿子的衣服摔他身上。馬禿子磨磨蹭蹭,終于穿上,卻賴著不走。王美花惡狠狠的,你要死啊,滾!馬禿子說偏不滾。王美花的手突然攥緊,頓了頓,又慢慢松開。聲音出奇地平和,說吧,還要怎樣?馬禿子說這陣子手頭緊,借我幾個錢。王美花胸內有東西杵出來,瞪視數秒,很干脆地說,沒有,我哪來的錢。馬禿子撓撓臉,我知道你去鎮上了,去郵局,干什么,你清楚。王美花說,你休想!馬禿子說你也是一個人,要錢干什么?……好吧,沒有就算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風止步”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