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管理 > 文章正文

尹家緒 不想成為褚時健



國企汽車掌門的心態
“國有企業又不是我的,我就是一個放牛娃,牛長大了,或者說牛下了小崽,這些都不是我的,這個心態一定要正,心態不正就要成為褚時健或其他的人,劃不來的。”

“我們以前是不入流的企業”

《英才》:有人說長安當初位列中國汽車陣營四強,是靠與江鈴的控股合作合并會計報表而來的。
尹家緒:它客觀上就是長安的企業,應該算在長安的規模里,上汽如果不搞合并,它的排位也會下滑。
《英才》:除了市場資源外,作為國有企業,很多資源都在國家手里,長安在伸手要資源、要政策上是不是與一汽、二汽或其他汽車企業競爭?
尹家緒:我們以前是不入流的企業,現在入流了,我們長安做汽車要比一汽、二汽難度大,這些苦衷我就不多說了。
《英才》:長安是國企,但對于長安發行的股票,卻有這么一種說法,說買長安股票,就是買尹家緒,你自己也成品牌了。
尹家緒;國有企業又不是我的,我就是一個放牛娃,牛長大了,或者說牛下了小崽,這些都不是我的,我永遠都是放牛娃,這個心態一定要正,心態不正就要成為褚時健或其他的人,劃不來的。

“我只是活躍分子”

《英才》:外界都說你是中國汽車產業的一名斗士。
尹家緒;怎么說呢,我也沒有到處去斗啊,我只是在呼吁同樣的待遇,同樣的發展。但怎么斗,也要有理性,不能去傷害別人,競爭也是伙伴關系,不一定就追求對方死掉。
《英才》:你是否贊成“現在是中國汽車產業的拐點”一說?
尹家緒:是在發展過程中的一種重組吧。
《英才》:你在這樣的重組過程中充當著什么角色?
尹家緒:我只是這個浪潮中的活躍分子,隨風逐浪吧。
《英才》:你曾把長安比作兔子,而與長安合作的國外廠商是獅子,要對付的是狐貍。獅子與兔子的合作很讓人擔憂。
尹家緒;現在做企業不在乎你擁有多少資源,而是在于你企業能調動多少資源,實現借力打力,長安與鈴木、福特、馬自達合作,就是要借他們的力來發展自己。
《英才》:兔子與獅子講條件,會平等嗎?
尹家緒:肯定會吃一些虧的,但我們還是需要走這么一個借力的過程。不過這只是一個比喻吧,也許兔子是一只鋼兔,或者是什么別的基因變異,或者這只兔子特別的狡猾,其實都是說得通的。
《英才》:早就聽說長安與鈴木之間的合作鬧過很多不愉快的事,后來跟福特合作要好一些嗎?
尹家緒:國歌不會丟,原則不會丟,一定要體現“中國制造”。
《英才》;看來你這任總裁比當年長安第一任總裁李鴻章有原則多了。
尹家緒:(大笑)他也是不得以而為之,沒辦法,有他的難處。
《英才》;長安如今的一些發展思路似乎也來源于李鴻章的思想,比如師夷長技以制夷?
尹家緒:是的,我認為學習別人是一個企業最重要的東西。
《英才》:長安不是也主張自主研發嗎,現在長安的研發經費占到了開支的多少?
尹家緒:超過5%了,我們要堅持這個,必須要堅持,這個費用在總數目上,現在應該不低于10個億。


Tags:褚時健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