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評論 > 文章正文

漁父是與世推移的人嗎?


王守明

  《漁父》一文中漁父形象解讀的膚淺之處
  對選自《楚辭》的《漁父》(對此文的作者是否是屈原有爭議)一文中漁父形象的解讀似乎已經成為一個定論:
  1、漁父是一位隱者,是道家思想的信徒。漁父所取的人生哲學、處世態度,正是從老莊那里繼承過來的……漁父是一位高蹈遁世的隱者形象。
  2、漁父開導屈原的“圣人不凝滯于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醨”這一段話,和后文漁父所唱的《滄浪歌》“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表明漁父是一個“與世推移”、“不分清濁”、“同流合污”的人。
  3、用漁父這一“與世推移”的形象反襯了屈原“激濁揚清”形象的高大。
  前人如王夫之(《楚辭通釋》)、蔣驥(《山帶閣注楚辭》)等,均以為漁父之歌《滄浪》,與前文“與世推移”之意相同。
  王力先生也認為漁父的《滄浪歌》是“不凝滯于物,而與世推移”的意思。從這一論斷不難推出王力先生也認為漁父是一位“與世推移”的人。
  我個人認為這種對漁父形象的解讀有值得商榷之處,理由如下:
  1、既然“漁父是一位隱者,是道家思想的信徒”,“高蹈遁世”,那漁父就絕無可能“與世推移”,因為這有違道家哲學思想的常識。
  中國著名哲學家馮友蘭先生對道家的隱者做過精辟的論述。他說道家的隱者是“‘欲潔其身’的個人主義者”。歸隱的目的就是保持高潔的志向,就是對塵世保留一份孤傲、不妥協和批判的態度,就是不與世同流合污,那漁父怎么可能再去違心地“與世推移”,和塵世“同流合污”?既然妥協于塵世,那又怎么能說是“高蹈遁世”?
  胡適先生對莊子哲學的結論是:“……他雖在人世,卻和不在人世一樣,眼光見地處處都要超出世俗之上,都要超出‘形骸之外’。這便是出世主義。”既然道家之人要超出塵世,那作為道家之人的漁父怎么可能再一頭扎入塵世,而且還要毫無原則地混世呢?
  追求精神絕對的自由,達到一種無待的地步,這就是“逍遙”,這也是莊子追求的至高境界,要達到這種無法企及的最高境界,就必須做到“至人無己,神人無功,圣人無名”(《莊子·逍遙游》)。那漁父的“與世推移”(不管是“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的兼濟天下,還是“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的同流合污)卻是追求一種明確的和道家思想完全背道而馳的“有己”、“有功”、“有名”。
  不管是《莊子·漁父》中主張“法天貴真,不拘于俗”的漁父,還是“將曳尾于涂中”(《莊子·秋水》)釣于濮水的莊子;不管是“煙銷日出不見人,歙乃一聲山水綠”(柳宗元:《漁翁》)的漁翁,還是“垂釣滄波間”(李白:《古風》)的嚴子陵……這些文化史上的著名漁父哪一個是“與世推移”的呢?哪一個是混世的呢?
  此時,“與世推移”說的膚淺顯而易見。
  2、漁父自己做隱者,高蹈遁世,卻苦口婆心勸屈原混世,漁父哪是什么隱者,哪是什么“欲潔其身”的道家信徒,分明是一個奸詐卑鄙的偽君子,一個道貌岸然的混世者,一個自我標榜的偽漁父。
  如果漁父是一位隱者,寄情山水,超然物外,那么讀者完全可以作如下推斷:漁父要直接、正面、真實地向屈原表達自己的價值觀和處事思想的話,或者是對屈原勸誡、開導的話,那也只能是批判那些汲汲功名利祿的人,批判那些不能“安時而處順”(《莊子·養生主》)的人,嘲笑那些“知其不可而為之”(《論語·憲問》)的奉行儒家思想的人,指明屈原還有一條路可走——歸隱,這又同時可以保持自己高潔的氣節。
  然而他在屈原面前卻莫名地兜售起一套混世哲學:
  世界皆濁,你為什么不使勁把水攪渾濁、然后還要把渾水揚起波?眾人皆醉,你為什么不也喝酒呢?別人喝半斤,你要喝八兩。你看看,你被流放,都是你思想深刻、行為高尚惹的禍……政治清明的時候(滄浪之水清兮),你就施展自己的抱負建功立業(可以濯吾纓);政治不清明的時候(滄浪之水濁兮),你就像在渾水中洗洗自己的臭腳丫一樣想盡一切方法把這個社會攪渾(可以濯吾足)。
  一個勸別人混世、勸別人見風使舵的人,怎么可以說他是一個沉醉于山水間超脫世俗的道家高人!
  此時,用“與世推移”說解讀漁父形象,就把漁父推到了惡人的行列中去了。
  3、現在假設漁父是一個混世的人,通俗地說,漁父是一個混子,和道家毫無瓜葛,結合文章,這樣解讀能不能自圓其說?可以堅決地說不能。原因如下:
  (1)他的職業是漁父,生活在江邊,遠離塵世,怎么混世?
  (2)他認識屈原,主動和屈原搭訕,而且試圖點化屈原開導屈原,哪個混子愿意惹這個事情!
  (3)他思想高深,說話含蓄,意蘊悠遠,而且還有閑情逸致地唱一首高深的歌,其“含金量”絕非一般混子可比。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漁父是與世推移的人嗎?”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