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評論 > 文章正文

論人民文學的主體基礎


馮憲光

  從上世紀末、本世紀初開始,《文藝理論與批評》、《文藝報》等報刊一直關注人民文學、文學的人民性的話題,國內文學理論界曾經一度出現“人民美學重新出發”、“人民文學重新出發”等一類說法,并且引起爭鳴,成為近些年文學理論的焦點問題之一。
  引發這種理論思索的起因,正如歐陽友權所說,現實的文學狀況的總體在某種程度上、在許多情況中實際上背離了人民共和國確定的文藝為人民服務的基本方針,“文學對人民的疏離和文學底色上‘人民性’觀念的淡化”,“我們的一些文學創作離人民的要求越來越遠。許多被媒體熱炒的作品并沒有站在人民的立場上反映底層人民的苦樂悲歡、愛恨情仇,沒有與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和藝術需求產生精神共振和心靈共鳴,而是諂媚市場,迎合時尚,用‘圈子心態’阻擊民間立場,用‘貴族書寫’遮蔽庶民訴求。”
  然而,歐陽友權的《人民文學,重新出發》所提出的問題受到一些人的質疑,王曉華在《我們應該怎樣建構文學的人民性?》中認為,“將人民等同于底層,實際上是將人民性歸結為階級性。先將人民概念的外延縮窄,然后再以相應的人民性為尺度,決定何種文學具有人民性,其中的非法性是顯而易見的”。而“人民性在現代文化語境中最終顯現為公民性”。“在中國這樣一個缺乏本土性自由主義資源的國家里,要建構文學的人民性,文學家就必須補公民文化的課。只有在學會以公民性為本位和尺度,中國作家才能找到建構文學的人民性的方向,創造出真正的人民文學。”王曉華的論述在當下中國是有代表性的。這種觀點希望按照“自由主義資源”來重新解釋和建構文學的人民性。而包括歐陽友權和我本人在內的相當數量的人,不是從自由主義資源,而是從馬克思主義理論資源上來理解和解釋文學的人民性。這是當前學術界對于人民文學和文學的人民性在理論資源的出發點上的一個重要分歧。
  這種分歧的發生,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在于理論界的一些人片面地理解改革開放以后黨和政府對文藝方針的調整,逐步消解了“文藝為人民服務”這個總的口號的“首先是為工農兵服務的”主體基礎,簡單地套用自由主義憲政民主理論的公民概念,直接將文學的人民性改裝為文學的國民性或公民性。這樣就使得我們在文藝領域如何理解、解釋和執行黨和國家的文藝方針成為了一個不能回避的大問題。
  人民文學論是毛澤東在《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鮮明地提出、系統地闡述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的核心思想。它的理論資源來自于馬克思列寧主義。在馬克思主義的奠基人那里,他們在很多著作里主要研究資本主義社會的存在狀況、運行機制、危機根源和用另一種社會方式取代資本主義社會的可能性和前景,因此著重論述工人階級的歷史作用,堅持用階級性來劃分社會的人群,相對而言較少使用“人民”這個詞語,但是絕不是反對使用“人民”這個具有鮮明的革命色彩的概念。馬克思的工人階級解放的偉大學說是在他的革命民主主義思想的基礎上延伸、發展而來的。馬克思在1842、1843年間發表于《萊茵報》的許多革命性文章,集中地闡述了報刊出版物的人民性問題。他在《第六屆萊茵省議會的辯論》的第一篇文章中,提出了新聞出版的自由究竟是特權階層的自由,還是人民應該享有的權利的問題,認為自由報刊應該具有人民性,代表人民的觀點,他說,“人民歷來就是什么樣的作者‘夠資格’和什么樣的作者‘不夠資格’的唯一判斷者”。這一段時間,馬克思還沒有創立他的馬克思主義學說,那么,這些關于人民應該擁有的文學表達自由和對文學進行評價、裁決權利的論述,應不應該成為馬克思主義的文學思想呢?《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版的前言認為,“這些觀點實際上維護了廣大勞動群眾的利益”。而且說,“參加《萊茵報》的工作,對馬克思的政治和理論發展有著特別重要的意義”,“推動他認真地研究社會經濟問題,從而突破黑格爾唯心主義的局限,逐步確立他自己的政治和理論觀點,并為向唯物主義和共產主義立場的徹底轉變做好了準備”。應該看到,馬克思在那個時候,就把人民的主體基礎放在了底層的工人身上。他說,“哲學家并不像蘑菇那樣是從地里冒出來的,他們是自己的時代、自己的人們的寵物,人們的最美好、最珍貴、最隱蔽的精髓都匯集在哲學思想里。正是那種用工人的雙手建筑鐵路的精神,在哲學家的頭腦中建立哲學體系”。工人勞動過程中的精神就是人民的精神,是時代精神的精華。這表明,馬克思早年關于文學人民性的思想是與馬克思主義關于建立無產階級文學,表達工人情緒、意愿的思想是一致的。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在他們合作的著作《神圣家族》中揭示了在社會存在的整體的人們的分化,“無產階級和富有是兩個對立面。它們本身構成一個統一的整體”。他們認為,也受到封建專制壓迫的廣大人民群眾參加了資產階級革命,但是并不等于人民就是資產階級,并不等于資產階級革命就代表了人民的利益,相反最廣大的人民群眾則是在資產階級革命以后,與資產階級分道揚鑣、甚至對立的底層民眾,馬克思和恩格斯說,“對不同于資產階級的絕大多數群眾來說,革命的原則并不代表他們的實際利益,不是他們自己的革命原則”。但是,“歷史活動是群眾的事業,隨著歷史活動的深入,必將是群眾隊伍的擴大。”這里確立了人民創造歷史的觀點,從此它始終成為馬克思主義歷史觀的重要思想。在馬克思主義奠基人那里,人民的概念始終是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與占據和控制經濟、政治、文化權力的統治階級對立的下層廣大群眾,其主體基礎則是工人階級。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