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初中 > 文章正文

找到人生那一撇


趙宏杰

  漢字這東西,真是奇妙。譬如,這“找”字頭上加上短短的一小撇,就組成了一個“我”字。閑來無事,揣摩其中蘊涵的深意,便引出許多聯想來。不禁感嘆:人這一輩子來世上一遭,實屬不易。從生到死的過程中,何嘗不是一次對自我的漫長尋找。但終其一生,能真正把“我”字頭上那短短一撇找到的人又有幾何?
  關于事業。經商者要找的是源源不斷的財富和良好的信譽;做學問者要找的是卓有建樹、造福社會;為官者要找的是“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實際情形中,商家如果一味發黑心財,長此以往只會砸了自家生意;學者如果把學問用在旁門左道上,便會敗壞學術風氣,偏離造福于民、報效于國的初衷;而為官不正者,遠的有奸臣秦檜、和珅,近的有貪官成克杰、胡長清之流,他們都曾身居高位,紅極一時,權力不可謂不大矣,但聰明反被聰明誤,他們在對金錢、名利的追逐中丟失了自己的那一撇,既賠上了身家性命,又使自己臭名遠揚。
  關于親情。“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當年出征時,故鄉樹木茂盛,風景如畫;今日歸來,大雪紛飛,天昏地暗,倍感凄涼。《詩經·采薇》里那個少小離家的老兵,在連年的征戰之后回到他日思夜想的家園,但家園早已荒蕪,親人均已不在,他找不到自己故鄉和親情的那一撇了。那是時代給他造成的悲劇,確實令人同情。而在現代社會,人們頻頻從報紙雜志上看到報道,一些學士、碩士,一旦學有所成、安家立業后,便沉湎在城市的舒適生活中,有意無意地淡忘了鄉下含辛茹苦供養自己長大的父母雙親,甚至對他們不聞不問。他們在親情與良知的拷問中丟失了自己最應珍視的那一撇,只能令人扼腕哀痛:哀其不義,痛其不孝。
  關于友情。高山流水,千年知音,伯牙就是子期一生尋找的那一撇;桃園結義,肝膽相照,關羽、張飛就是劉備須臾難離的那一撇;魏晉風骨,傲視朝野,嵇康、向秀就是阮籍志趣相投的那一撇。七十多年前的一天,魯迅先生在與瞿秋白的惺惺相惜中也發出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的感嘆。曾幾何時,在這個日益商業化和網絡化的社會,誠信愈來愈成為一種稀有品。面對冰冷的顯示器,我們可以敞開心扉,無話不談,而在現實生活中,心的門扉卻像防盜門、密碼箱一樣越關越緊,朝夕相處的人,卻好似“熟悉的陌生人”。找到一位能真心傾聽和傾訴的朋友,竟成了一樁極其困難的事情。友誼的那一撇,正在不知不覺中離我們遠去。
  關于愛情。小時,背李白的《長干行》,似懂非懂;年長時,回頭再看,青梅竹馬的女子早已嫁作他人婦,唯有長噓而已。“人們愛的是一些人,與之結婚生子的,又是另外一些人”———香港女作家亦舒的這句話,說中了多少人深藏于內心的隱痛!黛玉香魂已去,寶玉縱是娶了寶釵,卻始終是“意難平”,無奈只好遁跡空門。這應該是沒有找到愛情的那一撇,或是雖已找到,卻由于某種原因無緣長相廝守的典型代表了。“你是一直跟我在一起的,不論我愛你,恨你,或者仿佛無所謂的時候。你是一切的光明,甜蜜和苦澀,你震撼了我,你給了我你自己和我自己。你使我活著。”德國作家雷馬克的小說《凱旋門》中的這段經典對白,可謂是找到愛情那一撇的最好寫照了。
  旅途漫漫,我們無時不在尋找。聰明的你可否告訴我,在這“亂花漸欲迷人眼”的種種人生際遇中,你找到屬于自己的那一撇了嗎?
  
Tags:找到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