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文化 > 文章正文

《風流去》


  

  作者:鮑鵬山。

  鮑鵬山,1963 年3 月1 日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市,上海開放大學中文系教授,長期從事中國古代文化和文學研究,出版著作等身。

  本書原本不應該解讀,因為我的解讀無法傳遞鮑鵬山老師精彩的文筆和濃重的感情。但我還是想試一試,看看我能不能用更短的篇幅把鮑先生筆下的人物寫明白。這是一個挑戰,難免會顧此失彼。

  所以鄭重推薦大家,一定要找個時間把這本書買來看一看。從老子開始到謝靈運止,中國的眾多文化名人一一呈現出最接近真實的姿態。

  老子

  顛倒的世界和扭曲的哲學

  老子神出鬼沒,出現在這個民族的童年時代,卻突然消失。老子出關意義重大,它表明我們已經不配受哲學的引導,而我們也拋棄了哲學,沉醉于現實世界的追逐。老子是周王朝的檔案館館長,所以看遍了歷史上的各種丑惡和內部資料。

  道德經就講兩件事:處世和治國。

  老子的治國之道是無為。治大國如烹小鮮,別折騰!把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放下,少管,少干,老百姓的日子就好過了。當然,前提是要國小民少。可以說老子的建議是非常大膽的,而且逆時代潮流。

  老子的處世之道是柔弱勝剛強,堅強者死之道,柔弱者生之道。老子說他自己有三寶:慈、儉、不敢為天下先。人不但要學會勇敢,更要學會勇于不敢。

  老子的建議聽起來和普通人都不一樣,因為老子是一個孤獨的對人性失去信心的人。他最終選擇出關,大概是帶著一種強烈的孤獨感吧。俗人昭昭,我獨昏昏;俗人察察,我獨悶悶。

  孔子

  黑暗王國的殘燭

  孔子是懸掛在那個遙遠古世紀的一盞明燈。他所生活的時代的確混亂無道,而孔子卻以復興文化為己任。所以一輩子不斷碰壁卻不斷努力。直到最后感嘆:逝者如斯夫!多像一盞搖曳不定的燭燈,讓我們感受到文化的溫暖。

  孔子是一位文化巨人,在當時就已經名滿天下。難得的是,他并沒有躲在書齋里搞純學術,而是懷著兼濟天下的情懷四處奔走希望能夠做些事。歷史沒有讓他成為子產或者晏嬰,而是讓他成為了孔子。

  孔子官場失意卻并不痛苦,他用之則行,舍之則藏,不怨天,不尤人。除了論語之外,《尚書》《春秋》《詩經》《周易》這些對整個民族都非常重要的典籍都與他有關。孔子之所以是萬世師表,因為他開創了私學,倡導有教無類。他的學生既有王公貴族也有販夫走卒,既有巨富商賈也有寒門子弟。在他死后,弟子們守孝三年,對他最忠誠的學生子貢甚至守孝六年。每念及此,都不由得我們感嘆唏噓。

  墨子

  向帝國挑戰的劍俠

  墨子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劍俠,最偉大的劍俠!他在孔子之后再次給我們這個民族帶來了希望之光。他光著頭,赤著腳,穿著粗短布衫,面目黧黑,焦慮急切。

  墨子最早學儒,后來發現不對胃口。儒者的禮太繁瑣而不實用。于是他背叛師門,同時也背叛了周王朝。

  墨子服役者百八十人,皆可使赴火蹈刃,死不旋踵。墨子學派,簡直就是一只敢死隊。墨子的隊伍重視防守,他反對戰爭的方式是以各種各樣眼花繚亂的防守方式來阻止戰爭。中國的機械和技術都因此而得到了發展。

  墨子最鋒利的劍不是他的守城之具,而是他思想的鋒芒。孔子維持著周的尊嚴,而墨子在推翻周朝的進程中提供了理論支持。他的方法是忽略周的存在,在他的理論里,已經早于秦始皇掃平了周王朝。他抬出了天,他認為沒有天子,只有天。沒有天子,也就沒有了天下。墨子是第一個大量使用“國家”這個詞的人。墨子在呼喚著新的世界。

  墨子的“兼愛”是反對“禮”的等級制度,“尚賢”是反對“親親”的貴族封建世襲制度。“節用”、“節葬”、“非樂”又是反對周王朝的文飾。

  墨子也提出需要一個天子,但不是世襲的,而是通過“尚賢”選出來的。但墨子畢竟不是盧梭,他認為選出了天子,就要完全聽他的,哪怕專制也認了。不過他安排了“天”作為對天子的制衡。希望讓天子有所收斂。

  孟子

  王者師與大丈夫

  孟子之所以是亞圣,因為他為儒門做了至少三個大貢獻。

  第一,他把“仁”發展到了“義”。仁是內心,義是表現。他把評價人從內在轉為外在,很明顯更具可操作性。

  第二,他把“仁政”發展為更加具體的“王道”。王道就是對人的“仁心”加以培植,無論在家在國,都將無可匹敵。這個想法當然幼稚,但中國人就信這個。直到民國時還有很多學者倡導“好人政府主義”。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Tags:風流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