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財經 > 文章正文

稅收背后的貓膩


盛立中

世界銀行最新出爐的《2007全球商業環境報告》顯示,中國在全球175個經濟體中的稅收環境單項排名位居第168位,屬于“差”的比較徹底的一個。世界銀行官員認為,中國稅收拖累了中國的商業環境。事實果真如此嗎?

美國是世界公認的稅制較為完善的國家。但即使在今天,人們想搞清楚美國的“稅”與“費”兩者之間的區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最近發生在美國的兩個故事就證明了這一點。在中國如果說人們對政府“非稅收入”所具有的自我膨脹沖動尚可容忍的話,那么,企業為生存而必須另付“買路錢”就有些可惡了。一個事實是,“灰色”費用目前已經成為某些部門自肥或個人“權”、“利”交易后利益轉移和再分配的途徑和橋梁,成為企業生存發展不可或缺的潤滑劑。

■美國人搞不懂的“費”

最近,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議會正在討論市民提交的一項稅收提案,要求加州議會用立法的方式明確界定“稅”和“費”。“稅”和“費”在美國原本是個非常簡單的事情,但在這里卻被人們一本正經地搞到議會大廳里去了。人們不斷抱怨,這些年來收到的各類賬單里面含有不少與消費沒有直接聯系的費用,盡管數額不大。如果撥打客服熱線,商家會稱,這是政府收取的某項固定費用,與商家無關。按照當地一個“抵制政府掏納稅人腰包”的民間稅收透明組織的說法,這是政府的“隱性稅收”,政府當然應該給一個說法。
加州是美國財政債務較重的一個州。為抒困財政,加州財政官員常常神不知鬼不覺地在某些不起眼的環節捎帶著收點“小費”(有點像我們某些權力機關“自肥”的行政性收費)。常見的“隱性稅收”包括手機賬單中的雜費、超市中的袋裝費,以及垃圾費中所包含用于修路的額外收費等。不過,由于它們避開了稅收的正常程序,沒有人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少貓膩,對百姓而言當然是很不公平的。
美國最近發生的另一件事情是,今年8月1日,美國把按3%稅率征收的長途電話稅項目從聯邦消費稅(ExciseTax)征稅范圍中剔除,并拿出130億美元退還給納稅人(往前追溯三年)。原因是美國國會判定這項稅收不合法。長話稅是根據美國政府1898年頒布的一項法令征收的,時間可以追溯至美國和西班牙戰爭時期。戰爭結束后,這個未經國會立法的長話稅并沒有停征,政府把長話稅的收入改投到建設高速公路和道路空氣污染的預防和治理上去了。
這事最近被鬧到國會山上去了,財政部才不得不承認“長話稅已經收得過頭了”。

■“高稅負”問題的癥結

原本說來,就是在美國這樣一個稅制較為完善的國家,想把“稅”與“費”區別得清清楚楚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問題到了中國,事情可能就更復雜一些了。比如說,迄今為止的國內稅收教科書無不把稅收“三性”(強制、固定、無償)作為區別“稅”與“費”的根本性標志,如果這樣分的話,“稅”和“費”的模糊絕對是一塌糊涂。我們今天所面對的那些“費”何止“三性”?!“十性”、“八性”都應該有了,且來得比稅收“三性”嚴刑峻法得多。
自從《福布斯》把中國大陸地區歸入全球稅負最重國家(52個國家和地區排名“位居”第二)后,國內某些人把矛頭直指中國稅收,稅收一時成為萬惡之源,談稅色變。其實,那個《福布斯》全球稅負排行榜的計算方法只是個人和企業兩個所得稅稅種的簡單算術平均值。中國除了個人所得稅最高邊際稅率偏高外,企業所得稅稅率并不高(實際稅率更低)。而個人所得稅45%的稅率在中國幾乎只徒具其名,沒有什么實質意義。另外,世界銀行最新出爐的《2007全球商業環境報告》顯示,在稅制方面,中國在全球175個經濟體中排名第168位。世界銀行提供的資料稱,一家上海企業,一年需上繳44次稅款,耗時872個小時,應稅總額占毛利潤的77.1%。中國稅收的其他問題還包括稅官普遍存在的受賄問題。世界銀行官員由此認定中國的稅收拖累了中國的商業環境。其實,他們根本不了解中國的稅制情況。為什么這樣說呢?因為貪腐問題與征收管理問題并不構成稅制的核心。中國稅收面臨的問題既不是稅源結構不合理問題,也不在稅收本身,而在稅收之外。中國“稅負”問題的癥結在于“稅被費的顛覆”,稅負高是個假命題。
所謂“稅被費顛覆”,我說的這個“費”應該從更廣義的角度來理解,對于企業而言既包括應交的規費也包括規費之外那些亂七八糟誰也說不清楚的收費,而后者似乎來得更猛一些。按照過去的說法,政府財政收入總額這個盤子內稅費各半這樣一個規模,現在保守估計,全國非稅收入這一塊也不會少于稅收總收入的1/3(近年來大概占財政總收入的40%),換言之,每年最少應該有1.5萬億元以上的非稅收入進入各級政府或相關部門的“錢袋子”。如果加上這塊“錢袋子”的話,誰還敢說中國“稅負”低呢?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