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 > 文章正文

赵树理《李有才板话》中板话的语言艺术


王育育

  

  内容摘要:赵树理的《李有才板话》写的是抗战时期敌后根据地阎家山村民在当政者阎恒元一派的欺压下寻求反抗与自主争取村政权捍卫自身利益的过程。期间,以李有才为主要编撰者的拿手才艺“快板”是他们赢取胜利的武器。而在小说中,板话不但在故事中帮助塑造人物性格,推动情节发展,还在小说主题的凸显上也起着重要作用,并以其独特的语言特色折射作者的语言创作理念。

  关键词:赵树理 《李有才板话》 板话 创作语言

  赵树理是抗战结束之际…现的作家,其文学作品立足当时社会背景,以题材之农村化,言语之大众化而为“新文学”注入一股质朴新风。二战时期美国知名战地记者杰克·贝尔登曾对赵树理的文学理念与成就给予高评并在其著作《中国震撼世界》中专章探讨,可略见其影响。其中,《李有才板话》中的板话作为小说语言形式一定程度折射出作者的文学语言创作理念。该篇是赵树理继《小二黑结婚》之后丁1943年发表的中篇小说,写的是抗战时期敌后根据地阎家山村民在当政者阎恒元一派的欺压下寻求反抗与自主争取村政权捍卫自身利益的过程。期间,以李有才为主要编撰者所创作的板话是他们赢取胜利的武器。而在小说中,板话不但在故事中帮助塑造人物性格,推动情节发展,还在小说主题的凸显上也起着重要作用。

  小说第一部分开始便直接介绍板话创作者李有才其人,名其外号为“气不死”。该外号言明的,与其说是强调了李有才的脾性与肚量,不如说是事先交代他处世的超然之态及其情绪不为事态所左有的心境。由其所编而广为传唱的板话看来,李有才确实如此。每一件事发牛之后,从李有才传出的板话总能抓准事态,直指民心,只有具备洞察力与敏锐感受力才能捉摸得如此透彻。此外,这从侧面又反映了李有才是一个敢丁诉说心中对人事批判看法且白身立场坚定之人,用板话言说的方法巧妙又极富表现力与感染力。他编的板话脍炙人口,简朴真挚如其人,这也是他成为大家欢迎的人物的原因。李有才在小说中虽被塑造成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似乎也没有做出如小元、小顺等人那般为争取民权而奋力奔走之事,但板话将其与整场运动连结在一起,使他及其板话成为贯穿通篇的主要人物及元素。

  如果说编板话这一行为为读者塑造起李有才的整体形象,那么,板话的内容则又再次深化了小说中相关人物的性格。小说第一部分为言明李有才所创作的板话如何为大众所喜闻乐见而列举的两段调侃阎家父子的板话用颇具讽刺的语句在二人还未出场前便留与读者深刻印象:“用他百把年,管保用不烂”指出阎恒元十几年连任村长一事,将其强占村政大权的霸道形象溢言而出:而对其子阎家祥的描写中侧重其外貌捕摹,用其爱眨眼、大腮帮、塌鼻梁的丑陋形态影射其贪婪无理的言行。小说第二部分描写农会主席张得贵奉承村长阎恒元的奴性嘴脸,板话中用“长”与“短”、“方”与“圆”等相反的字眼加上否定性的词,在视觉反差中更加强烈地突出张得贵对阎恒元的无节制的追捧依附以某求自己在村中的地位:“恒元说‘公鸡能下蛋’,得贵就说‘亲眼见”。同是这一伙人的阎恒元的侄子时任村长的阎喜富,板话也以最简洁的言语列出其恶霸行径:“当过兵,卖过土,又偷牲口又放赌,当牙行,卖寡妇”,统领整段板话的“一只虎”更是点出村民对其惧怕而远之。刘广聚也是奉承依附老恒元的人,为其十儿子,“假大头”的称号也指出了其趋炎附势的丑陋之态:“抱粗腿,借势头”。

  小说的前两部分主要是交代出主要人物的性格,从第三部分开始对人物行为进行刻画,几乎每一部分的一个事件过后,都会有一段板话用来总结整个事件的过程及其最终事态。“打虎”讲的是阎喜富这一恶霸欺压村民的行径受指认后被捕归案受审,板话描绘出阎喜富在正月廿五、廿六两天被村民打倒的狼狈状:“鼓冬按倒地,打个背绑兔”,以及阎家祥和阎恒元的手无足措和畏缩,而民众则是乐开怀:“大家哈哈笑,心里满舒服”,形成鲜明对比。仅仅几行板话就已经把前文的主要内容囊括其中,让读者在篇末再次将整个事件做一次梳理回顾,诙谐的语言又常常使得读者为之也开怀,与小说中的民众处于同一“战线”上。“丈地”部分末尾处的板话则将以阎恒元为首的七位丈地员敷衍行事的懒散作风彰显出:“芭蕉扇,水烟袋,说说笑笑真不坏”最后用明了了的一句话“这些鬼把戏,只能哄小孩”再次将他们指认出。小元阴差阳错当了武委员会主任后的作风跟着老恒元一伙倾斜,县里农救会杨同志的工作巡访使得阎恒元、刘广聚的把戏露底,以及老小字辈们筹划重建村农救会以求翻身,再到最后的斗争取得大胜利以及李有才作为板话人在杨同志的提议下对整场斗争进行总结性创作,等等,都有相关板话进行讲述与总结。

  板话的出现虽往往是作为总结性语言被安排在每部分篇末,但也有在其中起到推动情节之用的。在斗争进行到最白热化的阶段,板话已然成为老小字辈们用来筹划翻身事件的宣传工具,为尽可能号召更多受害村民加入正在筹建的农救会,李有才创作了动员板话,讲明加入农救会的好处,由小顺传播出去,果然奏效,针对受害村民的利益又直指敌人的罪恶“黑钱要他赔,押抵要他退,减租要认真,一颗不许昧”,高明地防止了敌方人员混入会内,以免走漏内部消息。而当得贵散布谣言为事情的发展造成阻碍时,又是板话的出现压住了谣言,“农救会,永不散”,再次解除村民的后顾之忧,赢得民心。这让整个事件得以一步步进展。


更多关于“赵树理《李有才板话》中板话的语言艺术”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