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教學 > 文章正文

趙樹理《李有才板話》中板話的語言藝術


王育育

  

  內容摘要:趙樹理的《李有才板話》寫的是抗戰時期敵后根據地閻家山村民在當政者閻恒元一派的欺壓下尋求反抗與自主爭取村政權捍衛自身利益的過程。期間,以李有才為主要編撰者的拿手才藝“快板”是他們贏取勝利的武器。而在小說中,板話不但在故事中幫助塑造人物性格,推動情節發展,還在小說主題的凸顯上也起著重要作用,并以其獨特的語言特色折射作者的語言創作理念。

  關鍵詞:趙樹理 《李有才板話》 板話 創作語言

  趙樹理是抗戰結束之際…現的作家,其文學作品立足當時社會背景,以題材之農村化,言語之大眾化而為“新文學”注入一股質樸新風。二戰時期美國知名戰地記者杰克·貝爾登曾對趙樹理的文學理念與成就給予高評并在其著作《中國震撼世界》中專章探討,可略見其影響。其中,《李有才板話》中的板話作為小說語言形式一定程度折射出作者的文學語言創作理念。該篇是趙樹理繼《小二黑結婚》之后丁1943年發表的中篇小說,寫的是抗戰時期敵后根據地閻家山村民在當政者閻恒元一派的欺壓下尋求反抗與自主爭取村政權捍衛自身利益的過程。期間,以李有才為主要編撰者所創作的板話是他們贏取勝利的武器。而在小說中,板話不但在故事中幫助塑造人物性格,推動情節發展,還在小說主題的凸顯上也起著重要作用。

  小說第一部分開始便直接介紹板話創作者李有才其人,名其外號為“氣不死”。該外號言明的,與其說是強調了李有才的脾性與肚量,不如說是事先交代他處世的超然之態及其情緒不為事態所左有的心境。由其所編而廣為傳唱的板話看來,李有才確實如此。每一件事發牛之后,從李有才傳出的板話總能抓準事態,直指民心,只有具備洞察力與敏銳感受力才能捉摸得如此透徹。此外,這從側面又反映了李有才是一個敢丁訴說心中對人事批判看法且白身立場堅定之人,用板話言說的方法巧妙又極富表現力與感染力。他編的板話膾炙人口,簡樸真摯如其人,這也是他成為大家歡迎的人物的原因。李有才在小說中雖被塑造成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似乎也沒有做出如小元、小順等人那般為爭取民權而奮力奔走之事,但板話將其與整場運動連結在一起,使他及其板話成為貫穿通篇的主要人物及元素。

  如果說編板話這一行為為讀者塑造起李有才的整體形象,那么,板話的內容則又再次深化了小說中相關人物的性格。小說第一部分為言明李有才所創作的板話如何為大眾所喜聞樂見而列舉的兩段調侃閻家父子的板話用頗具諷刺的語句在二人還未出場前便留與讀者深刻印象:“用他百把年,管保用不爛”指出閻恒元十幾年連任村長一事,將其強占村政大權的霸道形象溢言而出:而對其子閻家祥的描寫中側重其外貌捕摹,用其愛眨眼、大腮幫、塌鼻梁的丑陋形態影射其貪婪無理的言行。小說第二部分描寫農會主席張得貴奉承村長閻恒元的奴性嘴臉,板話中用“長”與“短”、“方”與“圓”等相反的字眼加上否定性的詞,在視覺反差中更加強烈地突出張得貴對閻恒元的無節制的追捧依附以某求自己在村中的地位:“恒元說‘公雞能下蛋’,得貴就說‘親眼見”。同是這一伙人的閻恒元的侄子時任村長的閻喜富,板話也以最簡潔的言語列出其惡霸行徑:“當過兵,賣過土,又偷牲口又放賭,當牙行,賣寡婦”,統領整段板話的“一只虎”更是點出村民對其懼怕而遠之。劉廣聚也是奉承依附老恒元的人,為其十兒子,“假大頭”的稱號也指出了其趨炎附勢的丑陋之態:“抱粗腿,借勢頭”。

  小說的前兩部分主要是交代出主要人物的性格,從第三部分開始對人物行為進行刻畫,幾乎每一部分的一個事件過后,都會有一段板話用來總結整個事件的過程及其最終事態。“打虎”講的是閻喜富這一惡霸欺壓村民的行徑受指認后被捕歸案受審,板話描繪出閻喜富在正月廿五、廿六兩天被村民打倒的狼狽狀:“鼓冬按倒地,打個背綁兔”,以及閻家祥和閻恒元的手無足措和畏縮,而民眾則是樂開懷:“大家哈哈笑,心里滿舒服”,形成鮮明對比。僅僅幾行板話就已經把前文的主要內容囊括其中,讓讀者在篇末再次將整個事件做一次梳理回顧,詼諧的語言又常常使得讀者為之也開懷,與小說中的民眾處于同一“戰線”上。“丈地”部分末尾處的板話則將以閻恒元為首的七位丈地員敷衍行事的懶散作風彰顯出:“芭蕉扇,水煙袋,說說笑笑真不壞”最后用明了了的一句話“這些鬼把戲,只能哄小孩”再次將他們指認出。小元陰差陽錯當了武委員會主任后的作風跟著老恒元一伙傾斜,縣里農救會楊同志的工作巡訪使得閻恒元、劉廣聚的把戲露底,以及老小字輩們籌劃重建村農救會以求翻身,再到最后的斗爭取得大勝利以及李有才作為板話人在楊同志的提議下對整場斗爭進行總結性創作,等等,都有相關板話進行講述與總結。

  板話的出現雖往往是作為總結性語言被安排在每部分篇末,但也有在其中起到推動情節之用的。在斗爭進行到最白熱化的階段,板話已然成為老小字輩們用來籌劃翻身事件的宣傳工具,為盡可能號召更多受害村民加入正在籌建的農救會,李有才創作了動員板話,講明加入農救會的好處,由小順傳播出去,果然奏效,針對受害村民的利益又直指敵人的罪惡“黑錢要他賠,押抵要他退,減租要認真,一顆不許昧”,高明地防止了敵方人員混入會內,以免走漏內部消息。而當得貴散布謠言為事情的發展造成阻礙時,又是板話的出現壓住了謠言,“農救會,永不散”,再次解除村民的后顧之憂,贏得民心。這讓整個事件得以一步步進展。


更多關于“趙樹理《李有才板話》中板話的語言藝術”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