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老拖鞋與老小姐的故事


關云勻

  一
  
  糟糕!一覺醒來,老拖鞋左腳發現自己的老伴右腳不見了,急得團團轉。他找遍了床底下、鞋柜里每一個角落。沒有,沒有!他心急如焚地走來走去、走來走去,啪嗒啪嗒的腳步聲驚醒了床。床打了個呵欠,揉著惺忪的睡眼不滿地問:“老伙計,大早上的,你干嗎呢?”老拖鞋左腳眼里噙著淚水,可憐兮兮地回答:“右腳不見了!昨天晚上我們還互相道晚安來著,今早一睜眼她就不在了。你說,她能上哪兒去呢?她不是愛四處走動的鞋,而且,不論上哪兒去,我們總是一起去的,我們從來也沒有分開過;我有種不祥的預感——我的心跳得厲害。”他越想越害怕,不禁哭出聲來。
  鞋子們的愛情很奇怪,他們從不用勞心費力地尋尋覓覓,一出生就是成雙成對的;而且他們對伴侶出奇地忠實和寬容,從不會背叛另一半而跑去和別的鞋子配對,也不會因為妻子不漂亮或是丈夫賺的銀子不夠多而嫌棄她或他;他們一起慶賀生日和結婚周年,永遠一起走,一起停,拉著手誕生又結伴老去。
  老一輩的拖鞋總是這樣說:“天底下沒有一只腳的拖鞋,就像沒有一個人的婚姻一樣。”老拖鞋左腳則又自豪地補了一句,“只有三種婚姻是最美滿的:鞋子、襪子和手套。”當然,親愛的小讀者們,請不必理會這些鞋子的胡說八道,只要聽我講他們的故事就行了。在老拖鞋向床哭訴的這段時間里,讓我來介紹一下這對老夫婦吧。
  老拖鞋今年滿三歲了。他們拖鞋一族沒有童年,每只拖鞋一誕生就已經是可以供人使用的了,一兩年后差不多就到了被淘汰的年紀。如果是塑料拖鞋,壽命還會長些;但對這些絨布拖鞋而言,三歲已經算高壽了。想當初老拖鞋夫婦剛來到張先生這個三口之家時,漂亮得讓別的拖鞋常常心生嫉妒:他們一身火紅的絨毛,上面釘著杏黃色的緞帶蝴蝶結,溫暖、柔軟又舒適,陽光照到他們身上時,鞋面上會散發出一種柔和美妙的光澤。
  像這樣初來乍到又美得耀眼的拖鞋通常會受到其他拖鞋的排擠,舊拖鞋們總是對新拖鞋的外貌、性格等方面細心地研究,然后毫不留情地對每一個細節進行抨擊。因此,在拖鞋群中,新舊拖鞋的沖突是常有的事。但老拖鞋夫婦性格善良溫厚,總是處處與鞋為善。所以不到一周就平息了周圍不友好的氣氛被大家真心誠意地接受了。當然。他們也有不足之處:左腳的性格有些懦弱,不大像個男子漢;而右腳的緞帶上有一點瑕疵——一那是一個粗心大意的工人造成的——張先生和張太太不在的時候,愛漂亮的右腳常常對著鏡子暗自嘆息。
  隨著歲月的流逝,老拖鞋夫婦也日漸衰老,在他們漂亮的時候,張太太穿他們的次數非常多。所以他們衰老的速度也就格外地快。左腳的絨毛已經有些脫落了,露出淡褐色的布紋,緞帶也變得灰蒙蒙的。失去了原有的光澤:右腳雖然很細心地打理自己的絨毛和蝴蝶結,但還是無法讓自己永葆青春。當年嫉妒他們的拖鞋們早已不在了,可新來的拖鞋中總有些不懂事的小家伙。有對綽號叫“小白兔”的年輕夫妻就非常刻薄潑辣,常常當著老夫婦的面叫他們“老斑禿”,還經常搞些惡作劇捉弄他們,這種對長者不敬的態度引起了拖鞋們的公憤,他們要把那兩個趾高氣揚的家伙驅逐出去,但老拖鞋夫婦勸阻了他們,寬厚地原諒了“小白兔”的過錯。“誰能不犯錯呢?原諒別人的錯誤,別人才能原諒你的錯誤。”他們倆總是這樣說。
  到今天早上為止。老夫婦一直過著這樣無憂無慮的生活。但現在,一切都變了。右腳的失蹤讓左腳覺得天都要塌了。此刻,他正眼淚汪汪地對床訴說著。
  床是位嚴肅剛毅的紳士。他最討厭男人哭哭啼啼的,所以盡管出了這么大的事。盡管左腳如此傷心,床還是語重心長地訓導了他一番。最后床說:“別哭啦,你應該去問問大伙兒,也許有誰看見過她呢。比如說老小姐,她常常失眠。而且她又待在高處,應該能知道;小鬧鐘不是個夜貓子嗎,或許他知道;還有,客廳的燈沒準會了解一些情況呢。好啦,老伙計,振作起來吧,這樣沒完沒了地哭是一點用都沒有的。”
  老拖鞋覺得床的建議很有道理。就是前面說的話未免太嚴厲了些,但他仍誠懇地謝了床,揩干了眼淚,去找老小姐了。
  
  二
  
  老小姐是掛在陽臺上的風鈴。她已經是位十歲的老太婆了,可還是喜歡別人稱呼她為“小姐”,于是大家在背地里都叫她“老小姐”。她年輕時就常為自己的美貌和曼妙的歌舞洋洋自得,上了年紀后仍然認為沒誰能比得上她的風姿。她傲慢、固執、自以為是,瞧不起所有的家庭用具。尤其是老實巴交的老拖鞋夫婦。
  老小姐在張家的獨苗——一個內向的男孩子——三歲時就來到了這個家,對于這個小男孩,她有著一種奇特的深厚的感情。她清晰地記得男孩子仰望著她在風中旋轉的美麗舞姿時臉上綻放的純真的歡樂和無限驚奇。那時候。只有在她“叮咚、叮咚”的哼唱中,小男孩才能香甜地入睡。她夜夜深情地俯視著他甜蜜的睡容,想象著自己像他的母親一樣坐在床邊,給他一個滿懷愛意的吻。如果太太打罵孩子,她就會憤怒不已,鏗鏘作響;等風暴平息了,孩子對著她抽抽搭搭時,她又會用溫柔的輕唱來安慰孩子受傷的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