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王守仁為己與成己之說


張慧霞

  張慧霞

  (西藏民族大學,陜西 咸陽 712000)

  摘要:早年的王守仁就對哲學問題有濃厚的興趣。十二歲時,就有志于“讀書學圣賢”。后來隨著思想的逐漸成熟,王守仁講“務要立個必為圣人之心”,以成圣為價值目標走向成己,個人自我由對外的迎合轉為內在的自我挺立。儒家的這種內圣之境更多地是一種內在潛能的展開過程,而非一種外在強加,也非形成于逐物進程中。王守仁的成己之說直指成就自我,但是成就自我的過程中,自我個體的存在總是與他人共在,與他人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儒家在個體修己成圣的同時,始終都將他人也納入到自己的理想規劃當中,以積極的入世心態修己為人。圣人的內圣之境不單單是一種崇高的境界,更是一種具有內在性的品格。成己,為己不僅僅是修己,而更多的與身處的社會現實有著關聯。

  關鍵詞:成己,為己

  宋明理學家對于原始儒家道統學統的繼承極為看重。無論是朱熹還是王守仁,都有豪言稱自己上承于孔孟二圣、繼往圣絕學,以此扶正自己學術思想的正統地位。原始儒家也講為己之學。在孔子那里,為己是自我的完善與實現,直指成就自我。《大學》也講“壹是以修身為本”。王守仁對儒家的這些傳統理論上認同,更進行了引伸。為己,在他這里主要也是指自我的充實與進一步的提高。以成就德性為目的的為己最終指向了成己。以為己之心克己,方能成己。成己在這里不是自我的否定,而是一個造就自我的過程。為己之心,就是在道德上達到一種至高的境界,而非耳目口鼻之欲。

  群己之辯 為己到成己具有一定的排外性,群己之辯則是他處理自我與群體關系的大前提。以成就自我為價值目標的成就,并不是要建立一種以自我為中心的價值觀。為己之學的內在意蘊絕非獵取功名利祿的事功之學,而是人的自我完善,肯定了人作為主體的獨立精神的確立。王守仁講的成圣與成己,不是自我封閉的道德沉淪,而是在自我與他人共在的現實狀態中不斷的成己。仁者與天地萬物為一體,人與萬物共同存在于整個社會中。基于在這點認識之上,成圣就必然離不開世俗的生活圈,立足于世俗,又超越世俗化,達到圣賢之境。同樣,儒家的內圣還隱藏著另一方面的含義,內圣必須要走向外王,獨善其身,成就自我之余還要兼善天下。這一點原始儒家就有講到,孔子講“修己以安人”,個人自我價值的實現的同時也要兼顧社會群體價值,修己要達到安人目的。這種為己的內圣之學,就將為人與為己置于一種矛盾之中。成己以自我的成就為價值理想,在這過程中主體就會趨向于關注個體生存、沉浸于內向的精神追求。成己只有在認識與變革世界的過程中,才能獲得具體而豐富的內容。群己之辯,對自己及其自己所處身的世界達到清除認知,抑制自身由成就自我轉向以自我為中心,肯定個體所承擔的社會責任,認同社會群體價值。基于此,王守仁還批評了釋氏的外人倫、遺事物的處世價值觀。以他成己的角度來說,立志成圣,超越沉淪,對盲目崇拜權威與自我思考作了區分。自我也不僅僅是一種人格境界,更是一種具體的生命存在。自身處于現實社會中,面對各種社會責任與義務時,不應當無視個體的生命價值,更不能否定個體的生命存在。

  為己,成己的內在依據 儒家的基本理論和思維方式之一就是,內圣外王之道,即只有內圣才能開出外王,一代又一代的儒家學者在這個問題都有著自己的論證。王守仁繼承發展了原始儒家孟子的“人人皆可為堯舜”觀點。每個人內在都有成圣的本源,為每一個普通人成圣的可能性給予了說明。這種可能性指向了致良知,即每個人對先天超驗的內心良知的不斷體認,終會將其導向圣人之境。在王守仁看來,良知是人之所以別與動物的根本,而這種良知是每一個體都具有的。良知的普遍性就使得成圣具有了可能性。將人們成圣的門檻進行了全新的闡釋,普通人也在先天層面上獲得了成圣的入場券。

  孔子講,“性相近,習相遠”,人與人相近的性為個體的為己成己提供了一種可能性;到孟子那里,又講人性本善,繼而以本善之性作為達到內圣之境的發端。王守仁提出了良知說,致每個人內在的良知,方能成圣。良知自家具足,各有自性,這就為每個人的成己提供了內在的根據。作為普遍存有的良知,需要個體的不斷體知和感悟,內心才能達到對其的明覺。王守仁的知行合一之教將他的致良知學說展開來了講。對內心先天良知的自覺意識是每一個體成圣的必然之徑。知行合一,要求對知的不斷體認應落實到行,以行來衡量與判斷所知的是否為真知,主張在意識領域就應該將一切不善的念頭去除掉,來保證行的正確性。對知與行二者界限的消除,以行為知,內在德性推行于外,以知為行,良知體認于內,拒一切惡念,修己成圣。王守仁對于知行關系的辨析,具有本體論和認識論意義的同時,重要之處更在于對個體的內在德性的培養和如何成圣的問題上。用行來詮釋知強調了德性的外在展現,用知來詮釋行,對不善之念的拒絕,強調了對人的內在人格的凈化在成圣道路中的重要性。有為己之心,方能克己,方能成己。人要有為己之心,但是要杜絕個人中心主義。克己,即對自我的抑制。克己的終極目標講的也還是成己,而在這個過程之中,個體存在是不能被蔑視的。成己要以立志為前提,以立志來超越世俗沉淪,繼而根據個體材質的不同來進行引導培養,走向成圣。


更多關于“王守仁為己與成己之說”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