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體育天地 > 文章正文

武學見聞錄(中)


張方

  

  遼寧張方

  (接上期)

  四、習武者多白發的原因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我在廣州的朋友聚會上認識了一位香港武林界朋友,他自幼習練白鶴和太極,三十多歲就滿頭銀發,沒有一根青絲。在酒桌上他演示了鶴拳,雙臂一振,身體就輕輕地飄了起來,功夫確實非比尋常。問到鶴發童顏的原因,他說常年在子時修煉白鶴門內功,丹田的旺火自然會將頭發變白。我突然想起小時候在北京聽陳先生的一位朋友說過,這是六脈純陽后的生理現象。

  但絕大多數習武者早生白發的主要原因可能是耗功過度和出汗受風,陳云玥先生的弟子蘇善業就說過:看一位練家是否下過大功夫,你就看他的頭發白不白。我十五六歲就有白頭發,那時候我練功急于求成,不避風雨,甚至特意在暴雨霹靂中練拳,為的是激發體內的煞氣。后來無論是在小河沿,還是在南運河畔,轉掌時丹田和兩腎如湯沸時總是大汗淋淋,此時如果遇到暴風雨,我也肯定不會躲避,一定要讓大雨把我澆個痛快,然后再用體溫把衣服烘干。于是體內的濕氣必然因此而淤積,你說頭發能不白嗎!由于總在雨天練拳,我二十來歲就患上了腳氣。

  很多修煉內家拳的人比單純練習外家拳的人頭發白的都早,究其原因,煉內要比練外消耗肝腎之氣更多。比如我九十年代初在黃山得到吳先生傳授的“肘后飛金晶”行功訣要,修煉數年后就出現了很多白發。開始大惑不解,1996年9月25日在大長山島偶得《呂洞賓全書》,才知道修煉這種功法,頭發就是會先白后黑。所以道家九九八十一宗都有食餌和藥餌用于滋補修煉的損耗,陳先生也給我留下了丹藥方劑。

  五、大槍胡老奉的文趟子戳腳

  我第一次登門拜訪胡星五先生是一個叫二路的人領著去的,那是1986年,二路的大號叫韓玉安,當時經我介紹到電視劇組當劇務。胡家住在小津橋的一個老院子里,進門是一間廳,左右兩間是有大炕的屋子。我那次去的目的是要見識一下胡家的老拳譜,寒喧后我表示要學文趟子,老先生很高興,這才從箱子底拿出用黃段子包的老拳譜。拳譜是胡奉三請宮寶田潤色后,由一位姓溫的先生執筆,經數月編撰而成。胡老先生跟我說:拳譜有兩本,另一本被回民武術大師白岐山先生借走了,至今未還。我瀏覽過拳譜后,胡老先生就到院子里專門為我演示了虎步功和八腿。

  數年后胡老先生因車禍去世,我又結識了胡老先生的小門生劉冶和叢彬二位兄弟。為了探求文趟子的真諦,還跟胡星五的早期弟子馬聰杰學習過八腿,但一直以沒有系統學習胡奉三一系的文趟子戳腳引為憾事。

  胡奉三先生是一代鏢師,一生充滿傳奇,他的結拜兄弟也都是武學大家。其中劈掛李寶榮的功夫非常深,因為早年在江湖上結了仇家,所以難免有人會來尋仇。聽安仕發老先生講,有一天早晨,李寶榮拎著鳥籠子在小河沿遛彎,有一個人在身后突然拔刀就刺,李寶榮并沒回身,一俯身隨手一掌就打在了他的肋上,然后又若無其事的繼續遛彎,那個人勉強走了幾步就吐血倒下了。

  清末奉天九門提督英仲元也是胡奉三先生的結拜兄弟,英仲元與程廷華的著名弟子李光普和程有功也有八拜之交。胡奉三的大兒子胡星五自幼尊父命拜英仲元為師,習練少林拳,而英仲元卻讓兒子跟李光普和程有功習練八卦掌。據胡星五老先生講:那時候練習擺蓮腿時,師父讓把腿往墻上踢。

  后來宋耀來兄弟在《武魂》上發表文章,說胡老奉跟修劍癡比武,以一記丁腿取勝。修先生在沈陽有很多傳人,當然不肯善罷甘休,于是就惹來了麻煩。為此我專門請奉天三老的傳人安仕發老先生吃飯,求證此事的真偽,因為當年安老先生就在胡修二人比武的現場。安先生說:胡大爺那天戴了個草帽,拿了兩根桿子,想要跟修劍癡比試槍法,但修先生跟胡先生說了一番話,兩人就都沒動手,不久修先生去了大連。

  胡老奉名諱胡奉三,胡老奉的武學淵源頗深,自幼習練少林形意和姜家左把梅花槍,后來又跟河北饒陽的段家兄弟學習戳腳功夫。青年時代從事保鏢業,江湖人稱“大槍胡老奉”。胡老奉后來定居沈陽,與英仲元和李寶榮及宮寶田等武林高手結為摯友。胡老奉因此又精研了八卦和劈掛功夫,結合戳腳腿法,創編了“文趟子拳”。由于胡奉三在武林界的名氣越來越大,后來就被張作霖聘請為家庭武術教師,專門向張學良和張學思等張家子弟傳授少林戳腳和形意拳,安仕發老先生說張學良的功夫不如他弟弟練得好。但據史料記載,當年汪精衛遇刺時,國民政府的要員正在合影,張學良也在場。刺客打出第一槍后,張學良即滑步近身,一記拐腿就將刺客踢倒在地。

  六、李光普的顫板功夫

  家師劉敬儒先生經常跟我嘮李光普先師的那些軼事,后來大部分都寫在了他的書里,從家師那兒我第一次聽說了顫板功夫。后來拜訪胡星五先生和潘國剛師叔時,二位老先生詳細的給我講了顫板的制作過程和用法。胡老先生說做顫板必須用好的松木,潘先生說建筑工地搭架子用的跳板就挺好。李光普的顫板功夫沒見過,但英仲元的兒子英師久的顫板功夫確是非同小可。程有功臨離開沈陽時,英師久問師傅:功夫練到什么程度算是可以了?程有功說:你練到能把小河沿門口拴馬石樁上的石猴一掌削下來就差不多了。于是英師久天天在小河沿大門前轉掌,終于有一天真就一掌削下了拴馬樁上的石猴,可能是用功太大了,當時英師久竟然連把石猴拎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更多關于“武學見聞錄(中)”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