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林則徐巡閱“天朝疆土”澳門


邱遠猷

林則徐是近代中國的偉大愛國者,杰出的民族英雄,也是我國開眼看世界的第一人。林則徐在廣東領導禁煙抗英斗爭的光輝業績中值得紀念的一頁,是在1839年的兩件事:“6.3”虎門銷煙與“9.3”巡閱澳門。167年前(即1839年)9月3日林則徐親自巡閱澳門,不僅在中國近代史上有重大意義,而且也是澳門歷史以及中葡關系史上的一件大事。

澳門: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

澳門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據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申良翰纂修的《香山縣志》記載,早在公元前214年秦始皇統一嶺南以后,即設海南等7郡,澳門屬海南郡。秦末趙佗據南海郡等地,稱南越王,置番禺縣,澳門屬番禺縣。東晉元熙二年(420年),置新會郡,下轄封樂等12縣,澳門屬封樂縣。隋開皇十年(590年),澳門重屬南海郡。唐至德二年(757年),澳門屬東莞縣文順鄉。南宋紹興二十二年(1152年),屬廣州府香山縣。明清時期澳門仍屬香山縣管轄。
明嘉靖三十二年至三十六年間(1553~1557年),葡萄牙人進入澳門,1572年又通過向明朝政府交納地租和稅餉,把澳門變成他們的貿易地和租居地。1685年,清政府在廣州設粵海關以后,允許來粵貿易的西方各國商人,在貿易季節到澳門暫住,澳門又逐漸成為葡、西、荷、英、法、美等西方各國商人的共同貿易地和居留地。澳門又是廣東沿海僅次于虎門的海防要地,也是中國封建閉關政策下了解外部世界的最重要窗口。在1553年至1849年葡萄牙殖民者強占澳門(祝淮:《道光香山縣志》卷三)的296年內,中國政府對葡人“租居”地澳門享有完全的主權。自明萬歷四十二年(1614年)以來,明清政府采取“建城設官而縣治之”的方針(轉引自黃啟臣:《論澳門主權的歸屬》,米健、李麗如主編:《澳門論學》第1輯),在澳門設置行政的、軍事的、司法的、海關的行使主權的各種管理機構,并派遣相應的官員對澳門的土地、軍事、司法、行政、海關等全方位有效地行使統治權。同時,明清政府默許居澳葡人在遵守中國法律、接受中國官吏管制的前提下有一定“自治權”,設立具有行政、司法、財政等職能的自治機構——議事會,在其管轄的范圍內管理葡人的內部事務,實行葡式的政治法律制度;還有居留權,但須繳納地租,由香山縣負責征收;貿易權,但要向中國的海關繳納商稅——“歲課兩萬金”;駐扎少量軍隊以資自衛。“這樣,直到鴉片戰爭之前,澳門是一個在中國政府管轄之下,由葡萄牙人經營的貿易特區。”(黃鴻釗:《鴉片戰爭前中國政府對澳門的管理》,米健、李麗如主編:《澳門論學》第1輯)
當時的葡澳當局與葡萄牙人士也都承認中國政府對澳門擁有主權,自認是租居澳門的臣民,理當服從管理。如1776年,澳門主教馬良士向葡萄牙的海外委員會寫信說:“(中國)皇帝擁有全權,而我仍無能為力。他們是澳門的直接主人,收取地租;而我們只有使用權。”(《中西通商原始記》,轉引自郭廷以《中國近代史》第1冊)居住澳門22年的澳門史專家龍思泰在19世紀30年代的著作中也說:“盡管葡萄牙人占有澳門幾乎三個世紀之久,他們從未獲得澳門的主權”,“葡萄牙人無權處理澳門,他們只是當地的租賃者,或者說更像是臣屬”(龍思泰:《早期澳門史》,吳義雄等譯)。
為了監督、檢查澳門民夷事務,數百年間明清政府多位封疆大吏還經常巡閱澳門,傳達中央政府對澳門的政策,了解情況,處理重大問題,顯示了中國政府對澳門主權的擁有,并形成一種慣例。據統計,自明萬歷四十一年至清光緒十三年(1613~1887年),先后到澳門巡閱的有:廣東海道副使俞安性,香山縣令但豈元,平南王尚可喜,兩廣總督吳興祚,欽差大臣石柱、杜臻,粵海關監督成克大,廣南韶連道勞之辨,兩廣總督楊琳,廣州將軍管源忠,廣東巡撫法海、傅泰,廣東觀風整俗使焦祈,兩廣總督福康安、吳熊光、百齡,廣東巡撫韓葑,兩廣總督阮元、杜筠、蔣攸、盧坤、鄧廷楨,廣東水師提督關天培,欽差大臣林則徐,廣東巡撫吳大等人(參閱黃啟臣:《論澳門主權的歸屬》,載《澳門論學》第1輯;陳錫祺:《林則徐巡閱澳門的歷史意義》,章文欽:《明清中國高級官員對澳門的巡視簡介》,載《林則徐與澳門》)。每次每人巡閱澳門均事先通知澳葡當局,受到澳葡當局的隆重接待。其中,1839年9月3日,欽差大臣林則徐與兩廣總督鄧廷楨巡閱澳門,可以說是明清官員巡閱澳門的高潮。林則徐以代表皇帝的欽差大臣這么高的官階身份巡閱澳門,專辦禁煙以及有關事務,則是史無前例,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行使中國政府主權,林欽差巡閱“天朝疆土”

鴉片戰爭前夕,林則徐使粵前后,通過一系列縝密的調查研究,逐漸了解和認識到澳門的特殊地位:澳門是鴉片“囤聚發販”之地,查禁鴉片必須“從澳門清源”;“澳門實為總匯之區”,僅次于虎門的廣東“中路要口”,“水陸險要”“皆當倍整軍威……行稽察”(《林則徐全集》,第3冊《奏折》);澳門葡人“幾與華民無異”,“良莠不齊”,應既“倍加保護”,又提防其與英夷同流合污,“而西洋中奸良不一”,應以夷制夷(《林則徐全集》第5冊《文錄》);“澳門地方,華夷雜處,各國夷人所聚,聞見最多”,而“夷情叵測”,應探訪“夷情”,以“制馭準備之方”(《林則徐全集》第5冊《文錄》);“澳門雖濱海一角,亦是天朝疆土,豈能任作奸犯科之人永為駐足”(《林則徐全集》第5冊《文錄》)。必須參加管治,切實維護主權。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Tags:林則徐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