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相裕亭小小說二題


相裕亭

  相裕亭/著

  堅挺的牦牛

  勘探隊在木里山上發現了露天煤礦,同時也在那人跡罕至的地方發現了許多彪悍、兇殘的狼。

  那里是西域高原。

  勘探隊的車輛鳴著喇叭、揚起沙塵,將一輛輛蒙著帆布、拉著器械的卡車“嗚嗚嗚”地開上山。盤踞此地的狼們,不知道那馬達轟鳴的龐然大物是何種怪獸,它們遠遠地躲在半山坡的掩體后面,以狐疑、仇視的眼神,窺視著過往的車輛和呼聲震天的勘探工人。

  入夜,窮兇極惡的狼們聚集在一起,向勘探工人們居住的帳篷發起挑釁,它們遠嗥、近叫。末了,聽不到狼群躁動時,它們已經悄無聲息地圍攻到帳篷周邊開始打洞,伺機報復占領它們地盤的勘探工人們。

  好在勘探隊里配備了驅狼的火槍,幾次對峙以后,狡猾的狼們,不敢輕易冒犯那些手持鋼槍的勘探工人。但是,狼們把仇恨的目光轉移到當地牧民身上,它們肆意獵殺牧民們放養在山坡上的牛羊及圈養的家禽,這在勘探隊到來之前,是很少發生的。

  這天傍晚,牧民阿吉家的牦牛正在山谷間的河套里吃草,突然從山上沖下一群組織有序的狼,它們首先將牦牛群沖散,隨之選擇了一頭行動遲緩的花臉母牦牛,以左右圍攻之勢,將其逼進河套中的一處水塘里展開廝殺。

  時值隆冬,水塘里結著厚厚的冰。牦牛站在水塘正中的冰面上,原以為四周光滑的冰,能阻擋住狼群的圍攻。沒想到,狼們沿水塘四周的堤壩散開,有組織地展開了頭尾夾擊。

  牦牛用犄角抵擋正面來襲,但它并不知道迎頭襲來的狼是佯攻,而真正置它于死地的,是從它臀部跳上來的狼。那些體大如犢的狼,以河塘的斜坡為助跑線,瞄準時機,箭一般俯沖下來,在接近冰面的一剎那,縱身一躍,跳到牦牛的脊背上,一口咬住牦牛的臀部或襠部,瞬間便會撕裂出一道血流如注的口子,更有兇殘的,當即便可拽下一塊血淋淋的肉。

  此時,牦牛的反攻能力很強,它調頭用犄角抵御。可最初跳上牦牛背的狼,全是狼群中體格最棒、牙齒最為鋒利的狼,也是最為兇殘的狼。它們是狼群中的尖刀班、排頭兵,殺傷力強,反應較為敏捷,不等牦牛調頭攻擊到它們,那些剽悍、強健的狼,早已縱身跳開了。

  狼與牦牛初戰時,并不戀戰,幾乎是咬一口便快速躲開。但,狼們并不給牦牛喘息之機,它們前仆后繼,一只狼從牦牛背上跳開以后,另一只狼又從它的后面跳上來。由此,牦牛要想擺脫群狼的圍攻,它就得不停地轉動,不停地搖擺。而此時,參與圍攻的狼,首尾相接,輪番作戰。無論牦牛的軀體轉動到哪個角度,總有它腹背受敵的時候。

  狼群一點一點地耗掉了牦牛的耐心和體力,等到牦牛只能左右搖頭抵御,無力大幅度擺動軀體時,之前觀戰的老狼、幼崽們,也紛紛圍攻上來。此時,牦牛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了!它的兩腿之間,以及脊背、腹部,甚至是最為軟弱的屁股眼兒,到處都是血窟窿。

  狼群分工協作,它們咬住牦牛的鼻口,扯住它的尾巴,甚至是拽出牦牛后屁頭的腸子,想把牦牛擊倒。

  但牦牛站立在血泊中,任狼群兇殘地撕咬,依然堅挺地站立著。

  此時,牦牛一旦倒下,瞬間便一命嗚呼了。所以,牦牛在無力反擊的時候,它本能地站立著。

  好在,關鍵時刻,牦牛的主人阿吉發現他家的“花臉”被狼群逼進了水塘。但他一個人不敢貿然靠近狼群,阿吉左顧右盼,終于攔下一輛勘探隊的卡車,說明他家“花臉”的遭遇后,七八個勘探隊員手持棍棒追趕過來,群狼頓時四散而去。

  原本已經得救的“花臉”,沒料到,它在主人面前,竟然“轟”的一聲,倒在了冰面的血泊中。

  阿吉眼巴巴地看著他家的“花臉”氣絕身亡。但他無力將“花臉”的尸體背回家去。阿吉與勘探隊的工人們協商,以很便宜的價格,將“花臉”賣給他們。

  勘探隊的工人們用卡車把“花臉”拉回駐地破膛吃肉時,忽然發現“花臉”的肚子里正孕育著犢子。此時,大家幡然醒悟:“花臉”之所以能堅持站立到主人趕來搭救它的最后一刻,是想護住它肚子里的寶寶。

  貪 狼

  阿吉家的牲畜再次遭狼襲擊,已不是散落在山坡上的牦牛,而是夜晚入欄的羊群。

  這是阿吉沒有料到的。

  很久以來,阿吉家的羊和牦牛一樣,白天散放在山坡上、河套里,讓它們自由自在地飲水、吃草。夜晚,牦牛可以繼續留在山坡上過夜,而羊群卻要趕回羊圈中,以此可以幫助羊們抵御入夜后高原上的寒冷和食肉動物的侵害。

  阿吉家的羊圈很簡陋,就地挖出一個土坑,四周是挖坑時的土塊堆成的土墻,土墻上方又用干牛糞加了半米多高“牛糞柵欄”。從遠處瞭望,很像是一個大大的牛糞垛兒,走近了才知道,牛糞垛兒中間,是一個凹下去的深坑,專門用來圈養羊群的。


更多關于“相裕亭小小說二題”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