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黨政 > 文章正文

一封統戰密信的傳奇故事


李伶

  

  密件源出:密約密語傳密令

  1933年春,紅軍進入巴山。蔣介石責令四川各派軍閥“停止內訌,共同剿匪”,并委川軍第29軍軍長田頌堯為“川陜邊區剿匪督辦”,撥給軍費二十萬元、子*一百萬發……巴山南麓的“剿共”陣勢輕而易舉地形成了。

  巴山北麓,本屬楊虎城的十七路軍防區。蔣介石以為跳出鄂豫皖的紅四方面軍,會經關中而西進甘肅天水,早已將楊部(亦稱陜軍)第38軍主力調往甘肅,而將陜南防區交給了他的嫡系胡宗南的第1師(迅即擴編為第1軍)。按理說,夾擊巴山紅軍應由1軍承擔。然而,慣于借“剿共”排除異己的蔣介石卻舍近求遠地責令38軍重返陜南,與胡宗南調防。

  楊虎城左右為難:若違抗軍令,就會軍法處治,或被取消番號;倘若服帖順從,恰好中了蔣介石借刀殺人之計,陜軍實力亦不堪設想。就在楊虎城進退兩難之際,中共地下黨員、38軍少校作戰參謀武志平,通過陜軍高級謀士杜斌丞向楊虎城建言:“聯絡紅軍,互不侵犯。”楊虎城采納了這一建議。

  1933年5月13日,武志平身揣38軍軍長孫蔚如代表楊虎城寫給紅四方面軍將領的絹書和西北軍使用的密電碼,以及川、陜、甘三省十萬分之一的軍用地圖等,雇請巴山地區的理發員楊才為向導,天不亮就離開了漢中。兩天后,他倆翻越了巴山頂部的天池寺,來到巴山南麓的西河口小鎮,遇到了土匪民團徐耀明部的糾纏。膽小的楊才就此駐足而返回漢中。武志平背著沉重的軍用地圖等,只身一人在川陜邊界諸股土匪中艱難穿行十多天,于5月下旬來到通江縣兩河口,在一座民房里見到了紅四方面軍總政治部副主任傅鐘。

  傅鐘讀罷孫蔚如軍長的絹書,贊揚說:“來書從國家和民族利益著想,很可貴!”接著,他讓武志平談談“怎么想起這步棋的”?

  武志平說:“共產黨中央的一月宣言上說,愿在三個條件下與國民黨任何部隊訂立共同抗日協定,這在陜軍中引起了強烈反響。他們反對蔣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內’政策,但限于本身力量,還不能公然揭竿而起,只能秘密地和紅軍建立友好關系。”武志平邊說邊從油布包中取出軍用地圖、密電碼等絕密要件,并說這是楊虎城為表誠意而獻上的禮物。實際上,這些無價之寶本是武志平利用作戰參謀之便,冒著生命危險從陜軍總部偷出來的,此刻他隱瞞了實情,恰到好處地為促成兩軍和談提供了一枚砝碼。中共西北軍委主席張國燾、紅四方面軍總指揮徐向前、總政委陳昌浩等深表贊同,當即委派中共川陜軍委參謀主任徐以新(解放后曾任外交部副部長)隨武志平進漢中秘密會談。

  1933年6月1日上午,紅軍和陜軍代表在38軍軍部參議王宗山家中達成四項協議:一、巴山為界,互不侵犯,共同反蔣抗日。二、陜軍陣地前沿設兩軍聯絡站,由武志平常駐,代表陜軍處理邊界事務。三、紅軍可以以隱蔽方式來漢中采購部分日用品。四、陜軍饋贈部分藥品和部分軍用地圖,以表誠意。

  陜軍方面即刻兌現了諾言:贈以藥品、松發油(可代擦槍油)、油墨等共17擔物資和好幾份巴山地區的軍用地圖。這就是我軍第一個統戰協定。時稱“漢中密約”,又稱“巴山協定”、“御侮協定”。

  根據這個協議,陜軍在巴山南麓的一個只有7戶山民的涼水井建立了兩軍秘密聯絡站。武志平便是這個聯絡站的負責人。他履職一個多月后,向坐鎮漢中的孫軍長寫了封信,請示兩軍聯絡工作中有關事項的處理原則。本文開頭部分公示的那封“知名不具”的密信,就是對武志平請示函的回復。

  故事講到這里,“密信”中的幾個謎點便迎刃而解了:“志平”即陜軍密使、陜軍前沿兩軍聯絡站負責人、中共地下黨員武志平;“某方”,即紅四方面軍。“東屏”,即楊虎城、孫蔚如等陜軍將領。因為這封信是我軍第一個統戰協定的產物,故稱其為“統戰密信”。

  鬩墻御侮:文化基因現魅力

  經上述解讀,仍存謎點:“知名不具”出自何人之手?他與楊虎城、孫蔚如等陜軍將領什么關系?他的復函為何使武志平心領神會?故事得從“鬩墻御侮”這一炎黃文化的傳統基因談起。

  “鬩墻御侮”,這是九字成語“兄弟鬩于墻,外御其侮”的縮稱。“鬩”,讀xi(系),打斗、爭吵;“墻”,屋子里、內部;“御”,抵抗;“侮”,即外侮,外者欺侮。意思是說,兄弟在家里打斗,遇到外患欺侮就停止打斗,共同抵御外侮。這句九字成語源于《詩經·小雅·常棣》,行成于《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因其文化內涵體現了華夏一統、和睦共處的衛國意志,故歷代朝野皆視其為炎黃精神的核心思想而廣為傳承。1916年5月9日,孫中山在《第二次討袁(世凱)宣言》中說:“殊不知鬩墻御侮,淺人審其重輕。”由于孫中山的號召,“鬩墻御侮”成了那個時代抗御外敵的動員令和組合國力的黏合劑,第一次國共合作便是這一文化基因的產兒。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一封統戰密信的傳奇故事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