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漢譯第一首英語詩”二三事


楊全紅

  摘要:在有關漢譯英詩孰為“第一”的問題上,不僅人言人殊,就是同一人對同一作品的看法也時有搖擺不定之現象。因為一些譯作當初署名不詳或者根本就沒有署名,致使今天對譯者的考證頗費周折,文章對錢鍾書提出的這個問題進行了簡要介紹或補充。
  關鍵詞:漢詩英譯;發軔之作考證;錢鐘書
  Abstract:As for what is the first English verse translated into Chinese,people have put forward different answers.Even one person’s interpretation of the same poem is changing from time to time.The baffling situation is partly caused by the fact that some of the translated poems were provided with indefinable or no names of he translators.This paper gives a brief account and discussion about the relevant issues raised by Qian Zhongshu and attempts to further the study on this topic.
  Key words:first Chinese version of English poem; verification;Qian Zhongshu
  中圖分類號:I1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6-6101(2007)03-0076-12
  
  一、《人生頌》之漢譯
  
  對于錢鍾書先生翻譯思想之研究,坊間所見成果可謂豐碩,不過,就我們所見,這其中涉及錢先生對翻譯歷史的研究卻寥寥無幾。其實,對于中外翻譯史,錢先生都不時有指顧評說。以詩歌翻譯為例,他就有過精心而細致的考證,也提出過一些彌足珍貴的意見。比如,通過考證,他將我國最早的詩歌翻譯提到了春秋時的《越人歌》,并說其譯文“詞適調諧,宜于諷誦”[1:1367]。通過考證,錢先生又指出,將外國字的譯音嵌入詩中“上承高錫恩《夷閨詞》,下啟張祖翼《倫敦竹枝詞》”[2:357]。還是通過考證,錢先生指出,董恂雖是具體介紹近代西洋文學的第一人,卻并非如他人所傳的那樣翻譯過Byron(拜倫)的巨著Childe Harold(《哈羅而特公子》)[1:1368]。在我們看來,錢先生對郎費羅所著《人生頌》一詩漢譯之相關事項的考證最費思量。
  1945年12月,錢先生撰成《談中國詩》一文,其中稱“第一首譯成中文的西洋近代詩是首美國詩——郎費羅的《人生頌》(A Psalm of Life)。”[2:531]并補充道:“這首《人生頌》先由英國公使威妥瑪譯為中國散文,然后由中國尚書董恂據每章寫成七絕一首。”[2:531]時隔3年,錢先生于Philobiblon(《書林季刊》)1948年2期發表英文文章An Early Chinese Version of Longfellow’s “Psalm of Life”時,一改前面十分肯定的語氣,留有余地地說:“That the Psalm of Life should have been the first sample of ‘European’ literature imported into China...。”[3:385]至1985年,錢先生在文章中仍堅持認為:“《人生頌》既然是譯成漢語的第一首英語詩歌,也就很可能是任何近代西洋語詩歌譯成漢語的第一首。”[2:333]就已有文獻看,我國近代翻譯文學中最早面世的是詩歌。既如是,若《人生頌》確系我國漢譯第一首英語詩歌,那么,錢先生的上述結論自然成立。《人生頌》是否真是我國最早譯成漢語的英詩?在這一點上,錢先生并無恒見。除開前述意見,1985年他根據An Early Chinese Version of Longfellow’s “Psalm of Life”一文之大意“重寫”而成的《漢譯第一首英語詩<人生頌>及有關二三事》中還肯定地說:“《人生頌》是破天荒最早譯成漢語的英語詩歌。”[2:333]而在1986年第二版《管錐編》中,我們又分明見到他語氣有變:“晚清西學東漸,譯外國詩歌者浸多,馬君武、蘇曼殊且以是名其家,余所睹記,似當數同治初年董恂譯‘歐羅巴人長友詩’為最早。”[1:1367]
  從以上敘述看,對于美國詩人郎費羅的《人生頌》究竟是否是我國第一首漢譯英語詩歌,錢先生既有肯定也有模棱,這說明有關翻譯史實的求證與定論并非容易。值得一提的是,我們相關學人對錢先生上述“搖擺不定”的意見并未注意,因之,在引述時只能就自己所見直接拿來,于是,“在過去的20年中,這一論斷一直作為權威的結論被人廣泛引用和轉述。”[14:44]句中所謂“這一論斷”指的就是錢鍾書先生所稱《人生頌》乃是我國漢譯的第一首英語詩歌一說。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