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尋找


朱一卉

早該南飛的大雁徘徊在溫暖如春的天空,已經很少留心自然的藍小青偶然瞥一下久違的候鳥,心尖掠過一絲淡淡的傷感,隨即就無動于衷。他漫游在黃葉飄舞的中學校園里,尋找兒子藍藍。
尋找兒子成了藍小青步入而立之年后的必修課。藍小青在偌大的校園里尋找兒子時,還沒有意識到,這樣的尋找很快就要貫穿他的一生,很快就會成為他生命的全部和唯一。
藍藍到了四歲這個年齡,就開始不情愿呆在狹窄的宿舍里。藍小青的宿舍屬于集資房,產權是學校的,90多個平方,地點就在校園里,上下班相當方便。傍晚,藍藍從幼兒園一回來,就和他的伙伴們在廣闊的校園里瘋玩。中學二級教師藍小青匆匆忙好晚飯,就跑遍校園,撒網一般,要去捕捉已經變得泥鰍樣滑溜和骯臟的藍藍。
但是,今天,他的網是空的。操場、小花園、會堂、辦公樓、實驗樓、常去的同事家,都沒有。和兒子一起玩的小孩說,藍藍的姨媽來過的,藍藍跟在他姨媽后面走的。藍小青噢了一聲,晃出校門。校門是朝北的,正對著一條還叫東方紅的大街,過了人來車往的東方紅大街,是一個叫麗景花園的微型小區,藍藍的姨媽,就住在2號樓101室。這也是藍藍慣常的去處。尚未生育的妻妹白潔把藍藍當成掌中寶,有事沒事就將藍藍帶過去玩。但今天,怎么不跟人說一聲啊,讓人急的。藍小青老遠就沖著101的窗戶喊:藍藍,藍藍,快點回家。語氣惱怒。決定用巴掌重重接觸兒子的臀部。打的是兒子,責怪的是白潔。
然而,藍小青指西打東的計謀沒能實現。藍藍不在。白潔說:我是到過學校的,藍藍也想跟我走。但我有事,沒帶他來啊。
藍小青的臉剎那間煞白,心要從口腔里跳出來:和藍藍一起玩的小孩說他跟你走的。
白潔也急了:我一出校門就騎車上街買東西去了,真的沒看見藍藍跟在后面啊。
藍小青磕磕絆絆驚惶失措跑出去,在大街上差點撞了輛車,被緊急剎車的司機罵了個狗血淋頭。藍小青視其無物,徑自撲向校門口擺攤賣小雜物的老頭,老頭說:沒注意什么小孩啊。
藍小青心急火燎地將電話撥到孩子的爺爺外公舅舅伯伯家,都說沒看見。等到學校廣播站將尋人啟事播報了10來遍,藍藍還不見蹤影后,藍小青的那顆心從口腔中跳了出來,玻璃杯一樣摔在地上,啪的一聲,就粉身碎骨。
接到電話從銀行趕回來的白純淚如雨下,泣不成聲:你……把兒子……弄哪兒去了?你快點去找回來啊!去……去找啊……
藍小青先是撥打了110報警,然后,緊急動員了四十多個親朋好友,連夜奔赴相鄰的汽車站、火車站、碼頭。方圓六百公里內,每個車站和要道口都派人盯著,整整盯了四天四夜。藍小青,是只鳥,也不應該飛得出去啊;是條泥鰍,也該落了網啊。
電視臺每天播放尋人啟事,一連播了十天。大報小報也是連續刊登尋人啟事——藍藍,男,4歲,身高98厘米,圓臉短發,講普通話,知道自己的姓名,知道爸爸叫藍小青,媽媽叫白純,某年月日時在某學校走失,丟失時穿牛仔衣褲,白色耐克運動鞋。知情者,酬謝一萬元。聯系地址。聯系人。電話。
很快,賞金加到十萬元,但奇跡也沒有出現。藍小青已經傾囊而出,全力尋找,通過各種途徑獲取線索,但藍藍居然就像空氣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白純大病一場。目光一夜之間就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凝聚起一縷執著得可怕的光芒。她堅定地佇立在凜冽的寒風中,迎接凄涼的暮色里藍小青踽踽的歸影。藍小青看著她,眼前出現一株斷穗的蘆葦,枯葉瑟瑟,形銷骨立。她的碧綠碧綠的容顏呢?藍小青渾濁的淚水又不由自主地掛下來,在空氣里變冷,在白純的指間溫暖。
吃藥了嗎?
吃藥打針治不好我的病。我要和你一道找回藍藍。白純輕輕地說。牙齒咯咯響,面部的肌肉顫抖得讓藍小青心疼。她大踏步走回家。明天我就出發,哪怕走遍全國,走遍全世界。藍藍,媽媽會找到你的。
藍小青癱坐在沙發上,滿屋子微笑著藍藍的照片。
藍藍跟在白潔的車后走出了校門,他連叫幾聲姨媽,但白潔都沒聽見,兀自急速離去。藍藍忽閃著大眼睛,溜達在校門外大街兩旁鱗次櫛比的小店前。一個因為生意難做而滿世界晃悠尋覓戰機的人販子拿了一把巧克力親切地喊:小朋友,吃巧克力嗎?巧克力,藍藍當然是最喜歡吃的,就非常有禮貌地叫人叔叔。人販子說:我是你爸爸的朋友啊,這樣,叔叔帶你去買玩具吧?藍藍問:恐龍?奧特曼?坦克?
都買,都買。人販子慷慨地應著,領著藍藍進商店,玩的,吃的,好像不要錢地拿,樂得藍藍喜笑顏開。
唉呀,唉呀呀。面容模糊的人販子拍著藍藍的小手,你爸在飯店等我們去吃飯呢,那個什么什么大飯店,我們得趕緊去。抱了興高采烈的藍藍,登上擠滿了人的公交車。
藍小青眼睜睜看著藍藍淹沒在了茫茫人海,喊,喉嚨啞的;追,腿是軟的;一掙扎,人就墜入了無底洞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