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金志揚 校園足球是崛起根本


  作為中國第一代派往德國深造的資深教練,金志揚有著深厚的足球理論基礎,豐富的的執教經驗,而且知識功底也十分深厚

  在卡馬喬執教中國國家足球隊期間,客場0:8不敵巴西隊和主場1:5不敵泰國隊的糟糕戰績,被認為是國足的奇恥大辱。盡管球迷對國足一次又一次的糟糕表現無盡失望,但我們還是要靜下心來認真思考和探索,尋找讓中國足球真正崛起的良方。北京時間7月13日,在世界大學生運動會上,中國大運男足4:1擊敗巴西大運隊,為中國足球長了臉,校園足球又一次讓我們眼前一亮。而時任中國大運男足隊主帥、有著業內“北京足球教父”之稱的中國男足原助理教練、北京國安足球隊原主教練,如今已經69歲的金志揚,也帶著他為中國足球默默耕耘的姿態,再次走進我們的視線。他認為:中國足球需要耕耘,不能都想著乘涼,總得有人種樹。“什么時候中國人把孩子送到足球隊,那才是中國足球真正開始振興的時候。”他說,“校園足球是根本。”

  “永遠爭第一”

  金志揚1944年1月10日出生于北京,其祖父金源為第一任北京律師工會主席。而金志揚卻走上與祖父完全不同的職業生涯。繼1960年8月至1973年12月在北京隊作為一名運動員,獲全國聯賽冠軍后,金志揚就此走上了他的足球執教生涯。被稱為“北京足球教父”的他,1973年12月開始擔任北京足球隊教練;1974年12月至1976年6月任西藏足球隊主教練;1976年7月至1981年任北京青年隊教練、主教練;1981年至1983年任北京二隊教練、主教練,1984年至1985年任北京足球隊教練;1985年至1987年任北京足球隊主教練;1991年至1994年任北京足球隊國安足球隊教練。

  1995年,金志揚接替唐鵬舉出任國安隊主教練。由于前一年聯賽成績不佳,只獲得第八名,國安俱樂部在召開董事會討論當年名次目標時,有人保守地提出,目標應定為保六爭三。當時的董事長王軍則說不要提什么名次,國安的目標就是要爭第一,得不了第一,也要有時刻爭第一的想法。王軍的這一番話后來正是在金志揚的重新詮釋下,成為國安隊的旗幟和精神。

  “拿破侖說,不想當元帥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是誰都能當元帥嗎?重要的是我們要有這個爭第一的意識,有了這種想法才會有持之以恒爭第一的行動,最終才能實現冠軍的夢想。后來我就寫了幾句話——團結拼搏,不畏強手,永不服輸,永遠爭第一——我告誡隊員們這就是國安的精神,后來這幾句話也寫進了隊伍管理條例,現在都還時常被人們提起。”金志揚回憶說。國安精神在1995年形成了一種氛圍和氣候,他們提出的“永遠爭第一”口號,當時影響了整個北京,甚至輻射到了全國,“作曲家和流行歌手把它譜寫成歌,很多中小學也請我去講課,請隊員參加各種活動,我覺得那一段時間的國安隊不僅是對足球,對整個社會都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換句話說,國安永遠爭第一蘊涵的精神已經超出了足球的范疇,成為了一個時代的象征。”

  在主帥金志揚“搶、快、活”的戰術思想指導下,北京國安踢出了充滿創造力和想象力的足球,并在1995賽季奪得了甲A聯賽亞軍并獲得“最快進步獎”;1996年他帶領北京國安隊獲得了足協杯的冠軍,甲A聯賽的第三名;1997年他帶領北京國安隊再次獲得足協杯的冠軍,甲A聯賽的第四名。可以說,北京國安隊那段輝煌的歷史是由金志揚率兵創造的。他不僅把國安打造成了國內足壇的強隊,而且還在國安身上創造了一個奇跡,1997年北京國安以9:1的比分大勝上海申花。

  金志揚帶隊不僅僅看重技術,更看重的是精神。每次比賽上場前,他都要給隊員開會,調動隊員的積極性和激發隊員的愛國精神。很多隊員都說,在場下聽完金指導講話,上場都有精神。他帶領球隊,不是光教隊員踢球,更重要的是教會他們如何做人,讓他們學會在今后的生活中如何應對各種困難。

  在中國足球界,金志揚被稱為“伯樂”,能夠識千里馬。很多優秀選手都是經他的“慧眼”識別而發現的。當年在北京足壇叱咤風云的“三桿洋槍”卡西亞諾、岡波斯和安德雷斯,是在當時北京國安隊沒有成功引進外援的先例、輿論頗有微辭的情況下,金志揚慧眼識金啟用的。在聯賽中,這“三桿洋槍”果然沒讓老金失望,更沒有讓北京球迷失望,北京國安隊當年的“三桿洋槍”在賽場上威風八面,至今仍作為中國甲A聯賽中成功引進外援的例子為人們津津樂道。國腳楊晨當年在北京國安只是個替補隊員,是金志揚給了楊晨機會和信心,在以后的幾年中,楊晨在德國大放異彩,為中國球員打進歐洲的頂級賽事開了先河。

  1999年,賦閑在家的金志揚經過朋友再三邀請接手了天津隊,并在1999賽季帶領球隊以8勝11平7負的成績,取得了甲A第七名的天津隊歷史最好成績。金志揚回憶說:“當時我看到天津足球有很多地方還沒有進入職業化,于是我就把在國安的那套經驗搬了過來,那一年我們打了甲A第七,這個成績至今都沒人超越。一年的合同滿了以后我就想回北京,可是天津市領導出面專門挽留我,做我的工作,我也就留了下來;但是后來的事情又出乎我的意料,天津隊在2000年四輪聯賽坐穩第一之后,突然遭遇九場不勝,0∶4輸給遼寧之后我主動提出了下課,那次的挫折可能是我整個執教生涯中給我打擊最大的,也是最刻骨銘心的。那次失敗的原因我到現在還在思考,不知道將來是不是能解開這個謎。”


更多關于“金志揚 校園足球是崛起根本”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