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教學 > 文章正文

評汪靜玉的《天堂眼》


邱華棟

  一本書的書名就是進入這本書的鑰匙,最近,湖北女作家汪靜玉出版了她歷時多年創作的長篇小說《天堂眼》(敦煌文藝出版社2006年版),從書名上來看,作者似乎想以居高臨下的仿佛從天堂深處伸出來的一雙探詢的、冷酷的眼睛,將我們帶入到緊張的人倫關系和生活圖景當中。在這部描繪當代人情感和心靈處境的小說中,她以尖銳的表達,撕開了一道觸目驚心的現實的裂縫。而她的這部小說的結構能力、小說的語言、敘述的語感和關注的主題都很獨特,都帶給了我們一種意外的驚喜。那么,這部小說敘述的又是一個什么樣的故事呢?作為在方方、林白之后崛起的武漢大學畢業的女作家,她和她們的小說視野又有什么不同?這都是我關心的,我想也是讀者關心的。從小說的故事層面上講,汪靜玉似乎很擅長將有限的幾個人之間的關系糾纏、扭曲到令人難受的地步。
  一個鄉村中學的美術女老師林夕陽是故事展開的核心人物。她在婚姻上受到了丈夫的冷落,感到自己被拋在了邊緣,而寡居的婆婆和她的關系很不好,林夕陽的丈夫又多少有些戀母情結,這就使得三者的家庭關系很微妙和復雜。小說在人物的內心和非常瑣碎的細節上著墨很多很細致,也很精彩。由于得不到家庭和婚姻的溫暖,又不斷地被中學校長所騷擾,林夕陽借助一個去省城進修學習的機會,離開了鄉村,來到了省城的大學。在大學里,她邂逅了大學生北緯,兩個人迸發了愛與性的激情。但是,大學生北緯只是一個性饑渴的人,他并不能夠成為林夕陽的真正的感情寄托和依賴,他只是她的一次性情人,他也只滿足于這種關系。于是,林夕陽就感到了左右為難和難以自拔。她通過了不斷對自我進行拷問、體認與反省,最后艱難地建立了一種獨立的精神生存,盡管這種獨立的精神生存在這個一次性的消費時代里是那么的無助和薄弱。小說的大致情節結構就是這樣的。我想,作家一定認為在她筆下備受煎熬的人,在欲望和現實的碰撞中掙扎,而他們的頭頂,有著一雙天堂深處的眼睛,將這人世間的糾葛都看在眼睛里。其實,這還是作者全知全能視角的一種體現,作家似乎要用這雙來自天堂的眼睛,審視與審判她筆下的人物演繹的人生,從而使我們獲得一種閱讀上的驚心動魄,在這個意義上說,作者的目的顯然達到了,閱讀這部小說是相當令人愉快和緊張的。
  不知道為什么,我在閱讀這部小說的時候,總是想起來我讀2004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奧地利女作家耶里內克作品時所獲得的閱讀感受。耶里內克的作品也是在男人和女人之間非常微妙和微小的糾纏開始,將男人和女人在今天的搏斗與妥協、互相利用與互相反抗、互相隔膜與互相需要的關系表達得淋漓盡致,還通過一種類似閃電般刺激的語言,推動整個小說的發展,最終獲得了女性在今天的處境的真實探究。可以說,汪靜玉在最近20多年的漢語小說的女性主義寫作歷史當中,通過這部小說,建立了一個新的標高。而20多年來,從張潔、張抗抗,到方方、林白、遲子建、陳染、海男,再到魏微、朱文穎,然后是衛彗、棉棉、張悅然,這其中潛伏著當代女性解放的潛流,到了汪靜玉這里,更加內傾和內爆地顯現了女性的生存困境,她顯然應該被更多地注目和重視。這部內向之書、殘酷之書,很能夠使人產生閱讀期待。汪靜玉的膽量和勇氣,使她進入到了人性非常復雜和極其微妙的地帶,將當代人靈魂與肉體的煎熬和困頓描繪得異常逼真,很少有這樣的小說能夠帶給我們對當代生活的重新的認識與發現。
  
  邱華棟,男,著名作家,現居北京。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