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黑白誰能用入玄


張眉平

  

  “琴、棋、書、畫”自古以來即為文人雅士引以自豪的高品位藝術形式,圍棋以她豐富的文化內涵擠身其中,最終成為中國古代雅文風園中的絢麗奇葩。

  圍棋是一部無字的天書,是一部濃縮了中國文化智慧的天書。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長河中,無數喜愛她的人們把自己的理解和智慧不斷地賦予她,使她的內涵更加厚重,充滿了深奧玄妙的神秘色彩。

  圍棋是一個濃縮了的宇宙,圍棋作為典型的中國文化。她的太極陰陽,與《易》相通。從“黑白”兩種符號的排列組合,演繹出一系列變幻莫測的方陣化境。在小小紋枰上,從開始的演幻一直到終局都是錯落有致的黑白圖案,就好像一幅太極陰陽圖在流轉,陰陽變幻,奇妙無窮。在這種變化之種,可以看出運動、和諧、對稱、有序之美,感受到舒緩、抑揚、狂肆的節奏。

  圍棋是中國人的國粹,古有“堯造圍棋,丹朱善之”之說。古人給圍棋起了許多富有詩意和境界的代稱,其中流傳最廣最久的是“手談”和“坐隱”,所謂“紋枰對坐,便成真隱。拈子清談,澄濾會心”。

  “古今之戲,流傳最久遠者,莫如圍棋。”數千年來,圍棋從宮廷走向民間,成為社會各階層人民喜聞樂見的生活伴侶,消遣娛玩,“棋”樂無窮。

  雖有“勝固欣然,敗亦可喜”之說,然而,圍棋世界畢竟有是一個充滿勝負的世界,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容不得任何的灑脫和浪漫。黑白子、縱橫十九道格子,人們在這里復制了無數的廝殺和爭斗。

  圍棋棋具簡單,規則也簡單。但黑白子在縱橫各十九路棋盤的361 個交叉點上,卻能生出萬千變化。有人作過這樣的計算,一個交叉點有黑、白、空三種可能出現的情況,兩個交叉點有3 的2 次方個可能,三個交叉點有3 的3 次方個可能……, 361 個交叉點就有3的361 次方個可能,可見圍棋變化的數字之大。難怪有人發出了“千古無同局”的贊嘆。唐代詩人張喬贊曰:“黑白誰能用入玄,千回生死體方圓。”宋代理學家邵雍吟詩:“一條玄妙路,徹了沒人尋。”兩人都悟出了棋道變化的“玄妙”特點。“玄”字意為道理深奧莫測,“妙”字意為神奇精巧。“玄”、“妙”二字是對圍棋所具有的科學性和趣味性的高度概括。古代許多著名的棋藝書籍,就有《玄玄棋經》、《幽玄集》、《弈妙》等名稱。

  在簡明的線條中演繹出復雜深奧的哲理變化,于明快的黑白色調中展現著精美奔放的藝術魅力。對弈中,驚險處,蹈壁沖津,心動而色變;得意時,行云流水,氣和而韻舒;巧妙處,柳暗花明,欣喜露于眉梢;失誤時,玉碎瓦全,追悔廢及寢食。爭先比較主動,但有時會給對方留下反擊的空隙;補后雖然被動,但時常給自己奠定獲勝的基礎;輕靈較生動,但有時不勉空虛;滯重比較死板,但有時反倒堅實;厚形較為有利,但有時可能重復;活棋比較便宜,但有時往往因此落后;死棋比較吃虧,但有時反倒因此得先。全局與局部、先手與后手、進攻與防守、虛勢與實地、輕靈與滯重、舍棄與取得、緩手與急所,如此等等,是對弈中隨時需要把握和處理好的。難怪有人把圍棋比作“數學的藝術、趣味的科學、戰斗的游戲、智慧的化身”,可見是很有道理的。

  坐在黑白棋子面前,面對縱橫十九道經緯在眼前無限延伸,就會覺得進入了一個高雅閑靜的極美世界,似乎有一種什么東西悄悄地流進你的心中,向你吟誦著“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的詩句,為你彈奏著清風白云,高山流水。的確,在清泉古松間,在古剎廟宇,在涼亭高樓,或和風旭日,或花落鳥啼,或月明星稀,朋友二三,品茗敘舊,紋枰手談,心平氣舒,勝負度外,投子時清脆的聲音猶如敲響的音樂。方寸之間,摹擬萬物,令人遐想。黑白相間,在棋盤上構成千變萬化的圖案,或宛若蛇型,或靜如蓮花,動靜結合,千姿百態。真可謂“楸枰靜,黑白兩奩均。山水最宜情共樂,琴書贏得道相親。一局一番新”。在這樣的意境中,棋本身的美倒在其次,而人、棋、自然、胸襟卻構成了一幅絕美的圖畫。這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美,這是一種藝術的美、境界的美。

  仙人一盤棋,人間已幾世。南朝梁代任的《述異記》中記有這樣一個故事:說晉代時一個叫王質的樵夫上山砍柴,在山中看見兩個仙童圍棋,其中一個仙童給王質一枚果子,王質吃了以后不再覺得饑餓。他坐在斧頭上觀弈,棋局還未下完,一仙童對他說:“你的斧頭爛了。”王質返回鄉里,當年的人都早已去世了。仙童一局棋還未下完,人世間已是改朝換代,滄海桑田了。這樣的故事,歷來為人們所津津樂道,經過不斷的加工和變形,演變成各種各樣的“版本”,成為文人們筆下經久不衰的主題。這些神話,只不過是文人們借棋反映時間觀而已。這則故事,一來反映人對棋的癡迷而忘返,二來反映弈棋的費時耗神,也是對人生苦短,年華不在,時光易逝,世事茫然的感嘆。由之,圍棋也招來一些人特別是圣人先哲的反對之聲。《論語·陽貨》中記載:“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博弈呼?為之猶賢乎已。”在孔子眼中,圍棋僅僅是一項游戲,僅比吃飽喝足什么也不干的寄生蟲略好一點。孟子更是將圍棋貶入大逆不道的五不孝之列:“博弈好飲酒,不顧父母之養,二不孝也。”這當然只是一家之言,兩千多年來,圍棋的魅力并未因此而減。

  圍棋根植于中華沃土,產生于原始社會末期的堯舜時代,春秋時期已十分流行,漢代漸漸為封建文化所接納,圍棋之風盛行。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圍棋以期獨特的魅力,受到帝王和士大夫的青睞,成為中國古代雅文化園中的瑰寶。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圍棋幾經興衰,至唐代而臻于完善,盛極一時。宋代以后,迄明清兩代,則有飛躍發展。早在南北朝時期,圍棋就飄揚過海,傳到了日本、朝鮮。今天,圍棋已遠播東南亞及歐、美、澳、非五大洲,作為古老東方智慧結晶的圍棋,惠澤全球,人類共享。圍棋是游戲,是競技,是科學,是藝術。圍棋是風情萬種的“木野狐”。這種簡單而又復雜、有趣而又高雅的文化形態,必將隨著人類活動的足跡,永遠地流傳下去。

  世界有多博大深邃,圍棋也應該有多博大深邃!

  選自《黃河》


更多關于“黑白誰能用入玄”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