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攝影 > 文章正文

交警非罰不可七種駕駛員


林中月

  第一種:車子一停,胡子拉碴地從車上下來,拉著警察的手直搖晃:警察大叔,請你放過俺這回吧!警察摸摸光滑的下巴和明亮的前額:我有那么老么?“胡子拉碴”松開手,仔細端詳片刻后,恍然大悟:對不起了大哥,是我眼拙!您看起來最多也就四十來歲!警察一聽,什么話也不說,掏出罰單默默填寫,心卻在滴血:神呀救救我吧!俺昨晚才剛過的二十六歲生日啊!
  第二種:車子一停,氣沖沖地從車上下來,掏出鱷魚牌錢包在警察面前晃來晃去:干嗎攔我?不就是罰款嗎?你罰呀,你愛罰多少罰多少!警察一聽,什么話也不說,掏出罰單默默填寫,心里卻在冷笑:姥姥!你要是覺得你的錢掙得比國家印罰單容易,那你就試試!
  第三種:車子一停,笑嘻嘻地從車上下來:哥們兒,你也別太認真了,我和你們隊里那個張軍鐵得很,他妹妹現在正在和我談戀愛,算起來他還是我大舅子呢!怎么樣,放兄弟一馬?警察一聽,什么話也不說,掏出罰單默默填寫,心里卻在咬牙切齒地罵道:今天老子不罰你,就真成你大舅子了!罰單填完了交給駕駛員一看,執罰民警一欄赫然填著警察的名字:張軍。
  第四種:車子一停,滿不在乎地從車上下來:哥們兒,你也別太認真了!你們大隊長姓侯吧?昨晚我們還在一起吃飯呢!你叫什么名字?告訴我,趕明兒我和他在一起時跟他說說,提拔提拔你!咦,這人怎么搞的,怎么手機無法接通呢?換了手機號了也不告訴我一聲!警察一聽,什么話也不說,掏出罰單默默填寫,心里卻在竊笑:你今天要是能把侯大隊長的手機打通了我算你狠!他老人家都已經去世N年了!
  第五種:車子一停,神色曖昧地從車上下來,四顧無人,把警察拉到墻角陰影處,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紙幣,小聲說道:哥們兒,你別罰我了,這里有五塊錢,你拿去買包煙抽吧!警察一聽,什么話也不說,掏出罰單默默填寫。心里卻在怒吼:你丫把我當什么人了!我堂堂一個警察就值這五元錢?
  第六種:車子一停,掏出手機滿世界找人,聲音震耳欲聾:喂?大哥嗎?我的車子被攔了,你跟他說一聲,叫他別罰我!好的,我讓他接電話,然后當著眾多圍觀者的面,把手機往警察耳朵上猛塞:兄弟,接個電話,有人要和你說話,接一個嘛!咦,你這人怎么這么不著調呀,有人要和你說話!警察一聽,什么話也不說,掏出罰單默默填寫,心里卻在發狠:你今天就是讓布什打電話來我也得罰你,眾目睽睽之下你這樣大呼小叫,想不罰你都不能了!
  第七種:車子一停,一條鮮活的大腿從車上帶出一個嬌媚的身軀,隨之而來的是一個甜甜的聲音和一陣溫柔的撕扯:大哥,你就別罰了,人家知道錯了還不行嗎?你放妹妹一馬,妹妹不會忘記的,你把電話號碼告訴我,改天我約你喝茶,好嗎?警察一聽,什么話也不說,掏出罰單默默填寫,心里卻在無聲地告白:大妹子,不是哥哥心狠非要罰你,你沒看見我女朋友正在人行道上虎視眈眈地盯著咱倆看嗎?
  
  (摘自《喜劇世界》)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