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文章正文

路上父子


孫 睿

一上路

1

丁小天睡覺的時候總愛揪著他媽的頭發,從今以后,再也揪不了了。這個問題是他爸丁大民先想到的,當時丁大民正等著取丁小天他媽的骨灰。

遺體告別已經進行完了,丁小天他媽被推進去火化,親友們陸續都走了,丁大民一個人站在取骨灰盒的屋子前等著。這時另一家失去親人的家屬正舉行遺體告別,哭聲傳出來,丁大民突然想起來,剛才自己應該悲傷點兒才對,但是他確實哭不出來。從上了初中,丁大民就沒閑著,去了天安門,戴了紅袖標,坐上火車全國串聯,上過山下過鄉,后來叉回了北京,跟丁小天他媽結婚,有了丁小天。這十幾年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讓丁大民悟出一個道理:人生無常。所以,直到取了骨灰,丁大民都沒為自己中年不到就喪了妻紅過眼睛,他只是覺得日后家里少口人,不熱鬧了,然后就想到了丁小天睡覺沒頭發摸的問題。

突然有人喊丁小天他媽的名字,說:“出來了,家屬過來取!”

丁大民趕緊跑過去,工作人員讓丁大民先簽字,然后說了句“保重”,便鄭重地將骨灰盒交到丁大民手里。

拿到骨灰盒,丁大民抱在懷里,邁腿出了殯儀館,突然覺得丁小天他媽變輕了。以前丁大民也抱過丁小天他媽,那時候還沒有丁小天,丁小天他媽總讓丁大民抱她,他覺得沉,不愛抱。現在丁小天他媽突然變輕了,丁大民后悔了,沒在她沉的時候多抱抱。他還想起來,半個月前,丁小天他媽還說要燙個頭,丁大民不讓,說燙了像外國婦女,不敢和她一個床睡覺,結果丁小天他媽就沒燙。為此,丁大民也有些后悔。所以,昨天晚上,出殯前夜,丁大民去找理發店的師傅給丁小天他媽燙頭。他以后不會和丁小天他媽一個床睡覺了,敢讓她燙了。

了解了情況后,理發店的師傅說,只給坐著的顧客燙過,沒給躺著的燙過。丁大民說,那您這次給躺著的顧客燙一次,以后就有的可吹了,也開拓了新業務,麻煩您跑一趟,多少錢您說。理發師傅見丁大民人實誠,便答應了。下了班,直奔殯儀館,燙完頭,收拾了家伙什兒要走,被丁大民攔住:還沒給錢呢。理發師傅說,買賣都在店里做,出了店,都算幫忙。丁大民說,那我也沒什么好說的了,以后,我和我兒子頭發長了,只去您店里,捧您的場。理發師傅說,剃頭就是動動手的事兒,孩子一個人不好帶,以后別說捧場,長了就來,說完走了。人在失去什么的時候,總會有人讓你再得到點兒什么,這個發現讓丁大民心里一陣暖和。

丁大民又突然想到,丁小天他媽最愛吃韭菜餡餃子,丁大民不愛聞這味兒,丁小天他媽一包的時候丁大民就說她,想到這里,丁大民抱著骨灰盒跑到殯儀館的后面,哭了。邊哭邊想,應該給骨灰盒里裝點兒韭菜餡餃子再封口。

這是丁大民有生以來第三次哭。

第一次哭,是丁大民姥姥去世的時候,還是三十多年前的事兒,丁大民那時候五歲,跟丁小天現在一樣大,他不知道家里的大人們為什么對著姥姥的照片哭得撕心裂肺,于是他也跟著哭了,他覺得這樣才顯得像這家里的人。

第二次哭,是一年后,丁大民發燒,燒得三伏天渾身發冷,被丁小天的奶奶帶到單位的醫務所看病,女大夫給丁大民做青霉素皮試,針頭扎進丁大民肉皮的一瞬間,丁大民又哭了,這次他是發自肺腑的,沒想到扎一下會這么疼。

針頭拔出來,不那么疼了,丁大民看到自己的胳膊上起了一個小鼓包。戴口罩的女大夫說,二十分鐘后再過來。丁大民又哭了:我不過來了,我要回家!丁小天的奶奶哄著丁大民,假裝往家的方向走,溜達了二十分鐘,又抱著丁大民回來了。丁大民遠遠就看到那座蘇聯專家設計的二層灰磚醫務樓,大門正上方隆起一個紅燦燦的五角星,哭著喊著要回家,丁小天的奶奶摸出一大塊冰糖,掰了一骨兒節,塞進丁大民的嘴里,丁大民安靜點兒了。

進了樓,滿樓道消毒水的味道,二十分鐘前丁大民對這種味道有了記憶,又哭了。丁小天的奶奶失去了耐心,家里還有三個孩子等著她回去做飯,光應付丁大民.那三個孩子就得挨餓,終于爆發:病了就得打針,哭也得打,不想打下次別病!

丁大民被丁小天的奶奶再次抱到女大夫面前,女大夫讓丁大民伸出胳膊,剛才針扎過的地方紅了一片,女大夫按了按,有點兒硬,問丁大民,癢嗎?丁大民吸了一下鼻涕說,癢。

女大夫又對丁小天的奶奶說,過敏,打不了青霉素了,先開點兒消炎藥回家吃吧,不好再來。然后扯了張藥單,拿起木把包尖兒的鋼筆,放進“英雄”牌鋼筆水里蘸了蘸,在藥單上寫了起來。鋼筆寫在紙上的“唰唰”聲,讓丁大民不寒而栗,特別是口罩后面女大夫的那雙眼睛,他不敢直視,生怕因為多看了一眼,她又拿針扎自己。此后丁大民凡是看到戴口罩的阿姨,都躲得遠遠的,以致看見掃馬路的阿姨,也繞著走。

后來丁小天的奶奶拿著女大夫寫的單子,去藥房拿完藥,便抱著丁大民回家了,這時丁大民得知自己因為青霉素過敏不用再打針只能吃藥.覺得作為一個天生過敏的小孩,是一種莫大的幸運。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Tags:父子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