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性 > 文章正文

新結婚時代:到底有多少難過的關


本刊編輯部

新結婚時代:到底有多少難過的關
本刊編輯部

策劃:本刊編輯部
執行:冰潔 蘭芷

結婚,看似只是兩個人的事情,可是等到真正開始籌備婚禮的時候,我們才發現,一場婚姻并不僅僅是兩個人的事情,一顆顆定時**就埋在我們身邊,隨時會引爆……

策劃緣起
隨著《中國式結婚》、《新結婚時代》的熱播,人們對婚姻的思考也越來越多,特別是臨近婚期,許多平時不經意的矛盾在此時顯得更為尖銳。有人說婚姻的本質應該是兩個人的事情,兩個人在經濟上,感情上,性上,組成一個小小的聯合體,但事實上,現在的婚姻遠遠不是如此簡單,特別是現在已進入一個雙方都是獨生子女的時代,結婚大事在雙方父母的眼中看得尤為重要,而許多涉及到結婚的因素,比如房子、婚檢、甚至備婚期的心理狀態等等,讓人們在試圖想要更加完善自己婚姻的同時,也會折射出更多的矛盾。一個個的矛盾就是一道道橫亙在我們眼前的難關,到底有多少這樣為難我們的關口呢?又該如何去解決去面對呢?我們不妨先來看看下面幾個極具代表性的故事——

傾聽

故事一:經濟關
那一顆說相愛的心越飄越遠
講述人:姜曉馨25歲中學教師
一直以為,結婚就是把兩顆飄泊的心融為一體,相互信任,相互依偎,從此共度風雨人生。所以,當相戀3年的男友駱翔在我25歲生日那天向我求婚時,我滿口答應了。
然后,我們開始見家長、看房買房、裝修新房、辦結婚證、拍婚紗照、訂酒席等一干事宜。雖然事情繁瑣,到最后兩個人都有些疲倦,但我的內心一直是被幸福滿溢著的。直到婚禮儀式的前三天,當我偶然發現駱翔的一個小記事本時,我忽然開始懷疑這段感情,懷疑駱翔是否真的愛我,懷疑這婚有沒有結的必要。
那天,我跟駱翔在新房里做最后的布置工作。駱翔臨時下去買一點東西,順手把包擱在了桌上。我在收拾桌子時,不小心把他的包碰到了桌子下,包里的東西撒了一地,我慌忙蹲下收拾。看到一個黑色的小記事本時我感到很好奇,打開來看,上面清晰地寫著如下數字:禮金:2萬元;新房首期款:15萬元;新房裝修:7萬元;婚紗照,3800元;鉆戒:8000元;曉馨結婚禮服:2200元;鞋子:800元;婚宴酒席及煙酒糖果:21000元……然后是所有費用的總數小計,以及即將要發生的費用,并注明了我家為買房首期出的錢及買家電所花的錢的總金額。最后一項是:駱翔花費:312000元,曉馨花費:93000元。之后,是一個大大的問號。
這一個問號,是問我們為結婚所花費錢財的差別懸殊?還是問結婚花費如此之多值不值?
我感到渾身發冷,原來,我一直以為全心全意愛我的駱翔,我以為為了我可以付出一切的駱翔竟然把他跟我分得如此明確如此清楚。原來,駱翔在買房時強調在房產證上寫下他的名字是別有用心。原來,駱翔幾次想去辦婚前財產公證是心有不甘。原來,所謂的永結同心只是粉飾愛情天長地久的一句謊言。
我的心不斷往下沉,沉到谷底。不是說,女人生來就是被男人疼的嗎?不是說結婚了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嗎?為什么,才只是開始,就已經你是你的我是我的了?所謂的相濡以沫,執子之手,到底是不是結婚的真諦?
想到這里,那一顆說相愛的心飄得越來越遠,越來越疏離,也許,我們得給更多的時間讓心走到一起……
解關密語:從戀愛到步入婚姻的殿堂,對男女雙方來說都是一段幸福的過程。如果一個男人在結婚前夕對女人細算為了娶她一共花了多少錢,這份賬單引來的只會是女人的不屑與懷疑,要知道,愛情不是用來算計的。

故事二:心理關
到底在恐懼什么
講述人:趙劍南27歲公司經理
何小鹿終于答應嫁給我了!
那天,我們在電影院看《世界大戰》,影片里營造出的那種世界末日讓人絕望到不能透氣的窒息感讓我們倆一走出影院就有了一種“活著真好,相愛真好”的感覺。何小鹿就那樣一直緊緊依偎著我,生怕我溜走了似的。我順勢再度向她求婚,說,世事多變,再不嫁給我,沒準哪天真的火星撞地球,你就再也不能做趙太太了。
何小鹿看我的眼神是亮晶晶的,天上星星似的晶瑩,然后她重重地點頭,一頭扎進我的懷里。
我高興得四處向人宣布我的求婚勝利。要知道,我追求何小鹿整整3年了。在認識何小鹿之前,我一直是人們傳說中的浪子,花父母的錢,不停跳槽,跟著同伴四處尋花問柳。
直到見到何小鹿的那一眼,我知道,我要收心了,我的心要被這個女孩收服了。從那時起,我就開始偷偷攢錢,一直夢想著買一個漂亮的房子,讓她做我美麗的俏嬌娘,然后,我上班,下班回來,家里有一個可人兒等著我,或者已經做好了香噴噴的飯菜……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