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青年視點 > 文章正文

郴州方言的“把”字句


張利瑩

摘要:郴州方言中“把”字句的四種用法:表處置、表給予、表被動、表致使。文章對它們進行了描述,辨析了表被動的“把”字句造成歧義的情況,并將郴州方言中的“把”字句與普通話中的“把”字句進行比較。
關鍵詞:郴州 “把”字句
作者簡介:張利瑩(1972-),女,湖南水利水電職業技術學院高級講師,湖南師大文學碩士,主要研究方向:漢語修辭學,語法。

“把”字句是漢語中最常見的句式之一,是一個比較復雜的句式。從黎錦熙的“提賓”說、王力的“處置”說,到現在對“把”字句的研究,都主要是探討“把”字句的語法意義以及構成條件。郴州市位于湖南南部,總面積約2萬平方公里,占湖南全省總面積的9.2%,素有湖南“南大門”之稱。郴州方言屬西南官話,“把”字句在郴州方言中廣泛運用。
本文就郴州方言中“把”字句的幾種用法作一簡略的分析。

一、表處置

“處置”,宋玉柱先生定義為:句中謂語動詞所代表的動作對“把”字介紹的受動成份施加某中積極的影響,以至往往使該受動成份發生某種變化,產生某種結果,或處于某種狀態。郴州方言中“表處置”的“把”字句與普通話的“把”字句基本相同。可標記為:S把N V C。如:
(1)孩子他媽把飯做好了。
(2)狗把小明吵醒了。
(3)自行車把我的衣服掛爛了。
(4)同學們把教室打掃的干干凈凈。
例(1)、(2)、(3)“把”字后的受動成份發生了變化,產生了結果。例(4)“把”字后的受動成份發生了變化,處于某種狀態。
郴州方言中“表處置”的“把”字句與普通話的“把”字句的不同之處在于:
1.郴州方言中這類“把”字句可以帶施事賓語,也就是S把N V C中的N 可以是施事。“把”和動詞的賓語可以是無定的。如:
(5)晚上冇把窗關到,把蚊子進來了好多。
(6)你們兩家,把一家去一個人,把一家去兩個人,就要得了。
(7)不要提這件事,一提把人會笑死。
2.這類“把”字句的賓語可以是時間。如:
(8)把這個月熬過去就好了。
(9)把今天過了明天就是冬至節。

二、表給予

“把”是動詞,相當于普通話的動詞“給”。這類“把”字句,如:
(10)我把書把老師了。
(11)錢把他。
(12)園子里的菜把豬呷完了。
這類“把”字句,后面一般可以帶“到”,表達意義不變,“到”讀輕聲。如:
(13)錢把到他。
(14)園子里的菜把到豬呷完了。

三、表被動

郴州方言中被動句常用“把”字句代替,一般不用“被”字。“把”主要引出施事者,表被動。如:
(15)他把我打了。
(16)傘把我搞爛了。
(17)東西把小偷偷了。
(18)5萬字也把他寫完了。
此類“把”字句具有以下特點:
1、“把”引出施事,表意的重點在于加強受事的被動性,一般有“遭受”義。
2、這類“把”字句一定有“完結”義。
3、這類“把”字句容易與表處置、表給予的“把”字句造成歧義。如:
(15)他把我打了。可造成歧義:
(15a)他打了我。
(15b)他被我打了。
(19)錢把他用了。
(19a)錢給他用了。
(19b)錢被他用了。
表處置、表給予的“把”字句與這類“把”字句造成相混的情況是:
A、“把”帶單賓語,賓語與受事主語有領受關系。
B、S與N都可能是施事。
C、結構動詞有完結義。如:
(20)小轎車把火車撞了。
小轎車、火車有領受關系,都可能是施事,結構動詞有完結義。將造成歧義:
(20a)小轎車給火車撞了。
(20b)小轎車被火車撞了。
但在交際話語中,這類“把”字句不會出現歧義,因為這類“把”字句受語境的作用,聽話人自會領會說話人的意圖。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