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工作 > 文章正文

回憶與思考


鐵山,郭榮

  文/鐵山 郭榮 圖/陳曦

  推拿又稱按摩,是祖國醫學古老的醫療及養生方法,推拿與中藥、針灸作為祖國醫學的三大組成部分,有著悠久的歷史淵源。

  祖國醫學又被稱為中醫,它的三大支柱即為中醫藥學、針灸學及推拿學。因此推拿學即可以作為中醫推拿學獨立的一門科學而存在,也可以與其他的中醫療法合并在一起為人類健康服務。近年來的發展是中西醫的結合,推拿學也結合了理療、電療、磁療等理論,創新出了更多的治療方法,在此不作追述,值得提出的是,1949年建立了新中國,瀕于危機的中醫被搶救,重新得到發展,偉大領袖毛澤東主席曾親自批示:發揚祖國傳統醫學。而按摩的發展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由于盲人群體的加入才使得這一學科得到了傳承和創新。

  1983年,民政部、中國盲人聾啞人協會統計,全國在職的按摩師共有8000多人,盲人按摩人員占5000余人。可見盲人按摩在我國近代發展中其重要的地位。

  我國盲人按摩究竟從哪年起,文字上沒有確切的記載,根據一些老同志的回憶、介紹僅留下一些傳說中的資料,首先是原青島盲校曹正理先生在查閱盲人教育的歷史資料時,發現北京盲校100多年前的職業教育科目上即有盲人唱詩班、盲人編織和盲人按摩,原福建省盲人協會主席,全國政協委員夏榮強先生談到福州盲校1932年左右曾派一盲人教師去日本進修按摩專業,學成之后回福州盲校繼續任教。比較確切的材料是原天津市盲人協會副主席尚振一先生提供的,尚先生說:1937年,有一位叫水谷的日本盲人來到中國,希望在中國盲人中推廣按摩,當時在日本盲人中已盛行按摩與針灸,但到了中國以后,水谷先生因為水土不服患病取道青島回國,此事被青島盲校校長楊春獲知,楊春在青島兩次拜訪了水谷先生,被婉言謝絕,當水谷先生到達碼頭準備乘船時,楊春校長再一次對水谷先生進行挽留,談到青島盲校的學生就業困難的時候,楊春校長下跪挽留水谷先生,水谷被同樣是盲人的楊春校長熱愛學生的精神所感動,終于答應留在青島盲校。一年以后為青島培訓了第一期盲人按摩人員,第二年水谷先生在返回日本的船上病重身亡。楊春校長在全國解放以后被免職,原因是曾向日本人下跪,有漢奸嫌疑。

  1953年,中國盲人福利會成立,在內務部、衛生部的支持下,1955年中國盲人福利會舉辦了首期盲人按摩培訓班,與盲人按摩培訓班同時開班的還有盲人音樂班、盲人文化班、盲人工業班和盲人農業班,一年之后,農業班取消,學員合并入盲人按摩班與工業班。

  據原青海省盲協主席任志平回憶:我是從沈陽來中國盲人福利會報道的,1955年7月8號到北京,7月9號下了大雨,我們整天都在整理內務,準備第二天的開學典禮,7月10號上午,內務部部長謝覺哉、衛生部副部長武云普、中國盲人福利會總千事張文秋出席了我們的開學典禮,上海盲校的教導處主任武云被調來任培訓班主任,后來班里建立了黨支部,北京市昌平縣縣委書記張仲平被調來擔任支部書記,支部成員是當時的學員馮驥才、陳楚。他們都是部隊轉業的干部,在我們學員里有很多從部隊轉業的同志,他們中的不少人參加過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戰爭,成為我們培訓班中的骨干分子。

  張仲平同志把首期畢業的按摩班學員按照工作需要分配到全國各地,現在我們也很難想象最初的那批學員是怎樣地背起個人的行裝,手持盲杖奔赴全國各地的,有一位叫馬力田的學員被分配到新疆,他曾談到做了一個多星期的火車,才到了烏魯木齊,下車的時候兩腿腫得連鞋都穿不上,而更重要的是開展工作的難度,很難向當地的居民解釋按摩能夠治療各種疾病,但馬力田堅持下來了,一千就是50年,他成了當地首屆盲人協會的主席,他的學生遍及新疆。

  50年過去了,今天還有多少人能夠記得這一部艱難的盲人按摩發展史呢?還有多少人知道那些開拓者做出哪些代價和犧牲呢?

  首期學員被分配到全國各地之后,盲人按摩班又舉辦了三期,一直到1962年國家經濟處于困難時期,中國盲人福利會的經費缺乏,被迫停止了所有培訓班的培訓工作。此時中國盲人福利會已經在1956年改變成為中國盲人聾啞人協會,t張文秋仍擔任總干事,黃乃先生從國家教育部調來中國盲人聾啞人協會任副主席,黃乃先生在國家教育部的職務是首任的特殊教育處處長,據當時擔任黃乃先生公務員的張生園回憶:我是從部隊上被調動到黃乃先生身邊工作的,先在中聯部后到教育部,有一天我正準備驅車前往教育部,黃乃先生告訴我不去教育部了,上內務部的中國盲人福利會,那時候是1954年,我們先創辦了《盲人月刊》,這個刊物的名字還是毛主席起的,當時張文秋總干事把第一期月刊送給毛主席看,毛主席邊用手摸邊說:“黃乃先生真了不起,把這些點點變成了字。”毛主席還說:盲人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我當時聽了特別感動,下決心要在為盲人謀幸福的崗位上千一輩子。張生園同志果然在這個崗位上千了一輩子。特別是1982年,張生園同志在跟隨了黃乃先生30年之后,到河南洛陽盲人按摩學校進修,成為一名按摩師,走上了對盲人按摩管理工作的道路。張生園同志在1985年擔任北京按摩醫院的副院長,在中國殘聯退休之后,張生園仍然從事按摩工作,他開了一家按摩診所,很多盲人在他的診所里學習和進修,所有盲人按摩培訓班的四期學員全部畢業之后,被分往全國各地近200人,留在北京的20多人,他們成為中國盲人按摩的開拓者,在全國各地從無到有地開展著盲人按摩工作,沒有他們就沒有全國盲人按摩的發展,張仲平、張生園等不是盲人的一批同志也在這個事業上傾注了他們的全部精力,必須這樣說,沒有他們的參與,也不可能有全國盲人按摩的發展,從1955年盲人按摩培訓班開辦起到1985年這30年間,有人把它作為中國盲人按摩發展的第一個階段,人員從200人發展到5000多人,醫院和診所從一個發展到500多所,1983年時任中國盲人聾啞人協會副主席的黃乃先生曾在一份給協會副秘書長滕偉民的批文中寫道:目前在全國的福利企業中,有兩至三萬的盲人在就業,從事按摩的盲人亦有5000人左右,應特別抓好按摩工作,使之將來也能發展到兩三萬人。黃乃對盲人按摩工作也非常重視,滕偉民在接替了黃乃的工作之后,致力于盲人按摩工作20年,在中國盲人聾啞人協會和中國殘聯大力支持下,盲人按摩發展成一個具有特色的事業,也逐步地被社會所接受,發展到了一定的規模,在2003年第三屆全國殘疾人代表大會盲人協會會議上,時任中國盲人協會常務副主席的滕偉民宣布:迄今為止,全國已有近15萬盲人從事盲人按摩工作,其中醫療按摩人員3萬人,保健按摩人員12萬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回憶與思考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