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未分類 > 文章正文

奶奶家:老朽而淡然的氣質


  

  《東方文化周刊》 東方全媒體記者

  回想曾經的生活,好像我的日子里和佗寂之美所追求的質樸、安靜、老朽、自然、沉浸、素雅等等元素一直交匯在一起,從未中斷過。

  小時候,奶奶家兩米多高的雕花門窗經歷百年的風吹雨打早就沒了漆色,現出古樸的原木色。為了抵御冬天的嚴寒,把花窗貼上了一層透明薄膜,開門關門都會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那些花門窗比現在瞻園里的那些山寨貨考究多了,細致的雕花彰顯當時工匠的手藝之好,就連最細微的花瓣上也會有雕刻的痕跡,遠勝今日的街頭裝修游擊隊。每當日頭剛好,陽光就會透過薄膜照進屋子里,我躺在靠門的竹床上研究光線里上下浮動的灰塵最后到底落向何處。奶奶家還有大擺鐘,就是電視劇里會出現的那種,黃色的長擺錘在玻璃門后面恒久而寂寞地來回擺動,到了整點便盡職盡責地敲出清脆的聲音,“當當當……”有時候我會想辦法找到鐘的銅鑰匙,爬上奶奶的樟木箱子,去撥鐘。聽到聲音奶奶便端著盆或者鍋進進出出,忙著做飯。我小,只能在旁邊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奶奶聊天。現在回想起來,那就是天倫,一種自然質樸的生活。

  穿過奶奶家的堂屋會有一個通往二樓的木制樓梯,那樓梯又窄又陡,樓上鄰居是我不認識的,聽說是后來租房的房客。奶奶害怕我從上面摔下來,從不讓我爬樓梯。直到長大才知道那是曾經的小姐閨樓,而這樣的閨樓,我們家前前后后一共六進,住滿了我們高氏一門的老老少少。每進之間還有寬大的天井,里面有高聳的不知道年齡的老樹,還有同樣不知道歲數卻甘洌清甜的老井,有時我們會在樹根下挖出銅錢。而現在,奶奶的老屋從城市發展的進程中消失了,而隔壁的舊時馬棚卻被改造成了“秦狀元府”,成為城南的一處景點。

  再后來,我長大,第一次去體驗創作假,深入到皖南的山區中,那會兒南屏、西遞、宏村那些都還沒有完全開發。古舊的老宅子讓我一下子回到了童年,同樣的石磚地面,雕滿神話和花樣的木雕樓,還有坐在門口聊天的老人,甚至掛在墻上的護院刀……古老、幽暗、安靜,卻又充滿了信任、謹慎,甚至是寂寞的氣息。這和我記憶中,奶奶家的生活幾乎重疊在了一起。我想,無論城市怎么變幻,在奶奶的老屋和弟弟爭著鏟地的畫面早已深深鐫刻在了我們的腦海里,而老屋那種老朽而淡然的氣質我是畢生也不會忘記了。


更多關于“奶奶家:老朽而淡然的氣質”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