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管理 > 文章正文

權力是最好的春藥?



  主持人|吳仕逵
  嘉賓|葉傾城 作家,著有《住在內衣里》等散文集八種,《麒麟夜》等長篇小說三種。
   劉書宏 作家,網名老蛋。小說《招娣》獲第三屆貝塔斯蔓全球華人網絡文學大賽中篇小說獎。
  
  2008年,無論是東方的大選,還是西方的大選,都爭得不可開交,爭得你死我活,爭得雞犬不寧。爭到底,無非兩個字:權力。
  人類學家說男人的上半身是權力,下半身是性。有的男人上半身強下半身弱,比如已經衰老的政治家,走路都要扶拐杖;有的男人上半身弱下半身強,比如末代皇帝的衛隊長。女人的眼睛是雪亮的,選擇終身伴侶之時,她們的目光朝上還是朝下?她最終接受一個男人,上下兩個因素的比例各占多少?這個問題有解嗎?
  
  風馬牛相及
  與其說權力強化了性的魅力,不如說兩個東西加在一起對人的誘惑更大。
  主持人:美國政治家基辛格說權力是一種春藥。你們認同嗎?
  劉書宏:權力對人的誘惑來自人性本身的問題,人天生具備貪婪、仇恨、愚癡、傲慢等心理疾病,假如,心理學可以解決這個問題,那么人類的痛苦就會減少很多。除了圣賢,普通人獲得權力就會將自己內心的問題暴露出來。
  葉傾城:我倒覺得正常現象呀,權力本來就是一種春藥。
  主持人:是說人們特想追求呢?還是說它的功效如此?
  劉書宏:我覺得權力和性沒有直接的關系,人類對于一切誘惑自己的東西都充滿了欲望,性和權力是其中之一,我們貪執生活中所遇到的這些誘惑,容貌,地位,金錢,權力使我們內心難以駕御,不能自已。與其說權力強化了性的魅力,不如說兩個東西加在一起對人的誘惑更大。
  主持人:有的女人把男人的權力當作春藥,沖男人手中的權力而寬衣解帶的。
  葉傾城:男女都一樣。把女人的權力當春藥的男人也有。或者說,把女人家族的權力當作春藥。在這方面,兩性的想法都差不多。
  主持人:就是說權力強化了性的魅力?
  葉傾城:也可以說權力異化了性。性最開始,就是身體與生育的事情。但有了權力的性,變成社交、賄賂,變成買賣,變成人際關系。
  主持人:有權的人以權謀性,能返老還童,老男人手中有權力,就不服老,沒有權力的人豈不可悲?老了就老了。
  葉傾城:不呀,權力有很多種。政治上的權力是一種,計劃經濟時代,管賣肉的人也有他的權力。小學老師,也有他的權力。面對饑餓,給你饅頭的權力是;面對監禁,給你自由的權力也是;你需要的,就是。事實上,完全沒有權力的人,是很少的。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權力,只是多少的問題。而且這也談不上可悲吧。芝華士的廣告說:人生就是不公平。
  劉書宏:權力不是個好東西,需要圣賢來掌握,沒有圣賢,就只能靠體制,靠監督。就像監獄,不是好東西,但不可缺少。
  主持人: 有個笑話說,娃動身到深圳打工,父親告誡說:“甭胡來呀,染上邋遢病可不得了呵,你要染上了,你媳婦就染上了,你媳婦染上了,俺就染上了;俺染上了,你娘能不染上嗎?你娘染上了,俺村長就染上了,村長一染上,全村人都染上了……”
  葉傾城:也就是說,人人都有權力。只是針對不一樣。兒子對媳婦有,父親對兒子有,村長對父親有。主要是村長最多,在這個系統里面是的。
  主持人:是否可以解釋為什么有那么多人想當官。也有做官不濕腳的,比如陶淵明?
  葉傾城:我們不知道真相,這是一。其次,有人不好男女之事,這不說明什么。
  主持人:女人比男人更崇拜權力?反對派中,男人多,女人容易臣服。
  葉傾城:錯。顯然是男人更是。四十八萬齊卸甲,竟無一個是男兒。明清之際,人多少遺老去新朝做官,反而男降女不降。
  劉書宏:多數女人在心智上確實要比男人弱一些。在權力的欲望上,其實男女一樣,只是男人懂得掩飾,手段更高一些。隨著社會發展,女人更多地參與社會事務,男女逐漸就沒什么大的區別了。
  
  放大的尺寸
  有了權力,就不會審美疲勞,相看兩不厭。
  主持人:春藥放大了人的功能,權力也是放大個人在組織中的作用,有相同本質。問題在于是權力拓展了自己的空間,還是性占據了權力的地盤?
  葉傾城:難分難解。權力可以帶來一切,一切包括身體的、精神的,即時的、未來的。
  主持人:政治權力和經濟權力哪種更像春藥呢?
  劉書宏:都一樣,政治權力可以直接掌控他人的生命,經濟權力只是在經濟領域當中,當然,二者互相影響,在歷史當中,政治權力會大于一切。很多時候,經濟權力就是個屁,政治家可以一夜之間讓擁有經濟權力的人一無所有,鋃鐺入獄,家破人亡。二者可以勾結,也可以互相輔佐,之間的平衡就是很多社會的發展歷史。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