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摘類 > 文章正文

張信哲:父愛助我成功




我出生在臺灣中部的西羅小山村,母親是位持家能手,父親是小學的音樂教師。
我家附近有幾所教堂,我經常溜進去欣賞人家唱贊歌、彈奏《圣經》鋼琴曲,那些優美的旋律總是讓我流連忘返。
父親發現了我的音樂潛質,于是為我制定了嚴格的學習計劃,并從我6歲那年開始,每個月專門抽出幾天時間,騎摩托車帶我到數公里外的一個山村拜師學藝。
當時我學的是小提琴,而父親本身就是小提琴教師,我問爸爸:“你為什么不自己教我呢?可以省下好多學費喔!”原來,是父親怕自己教兒會導致“盲點”。
父親非常有耐心,每晚都雷打不動地為我準備好一盆用來泡手的蜂蜜水,這條民間土方可以防治手部皸裂。
1985年,我考大學落榜了。我很痛苦,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肯出來。
“阿哲,想聽聽我的故事嗎?”父親第一次對我講起了他的人生。父親出生于貧困之家,16歲便離家獨自闖世界,做過小工、店員、推銷員,最后通過自學當上了音樂教師。他讀過不少書,精通大部分樂器,但仍不知足,從專科念到本科,又一步步從碩士念到博士,“我今年49歲了,可我還在進修聲樂博士課程。一個小學老師干嗎要學那么多東西?很多人都不理解,其實我只是覺得要對學生負責,同時也想豐富自己的人生。學習是永無止境的!”
我要以父親為榜樣,第二年,我以優異的成績被臺灣基督學院錄取。
大二那年,我被推薦加盟巨石音樂公司。第一次去公司試鏡時非常緊張,父親執意陪我一起去,還讓我帶上第一個獲獎證書。他說:“阿哲,對每個人來說,人生的第一個獎都是大獎。”
那天,我與潘越云在錄音棚里合唱了一首《你是惟一》,意想不到地獲得了熱烈的掌聲。大牌歌星陳淑樺跑過來對我父親說:“阿伯,你兒子很有潛力!”我注意到父親眼里閃爍著自豪和欣慰的光芒。回家后,母親才告訴我,那天父親胃痛的老毛病犯了,卻不肯去醫院,吞下兩片止痛片就陪我出門了……
那時我半工半讀,雖然名為“巨石”的制作助理,實際干的是打雜的活兒。我住在公司一間5平方米的簡易房里,沒有空調機,沒有熱水器,夏天住在里面就像是住在沙漠里。白天,我負責給每一位工作人員買盒飯,晚上,要為出了歌碟的新人搞制作。那時,音樂人流行嚼檳榔,于是我每天都忙不迭地一趟趟去跑腿,落了個“檳榔先生”的綽號。每次聽到人家這樣喊我,我的臉就發燙。
終于有一天,情緒低落到極點的我“逃”回家里,失聲痛哭……
“阿哲,人要學會讓自己沸騰。”父親對我講起一位鄰居的故事:鐵匠的女兒因生活不如意想自殺,她父親知道后,并沒有勸慰女兒,只是把一塊燒得通紅的鐵塊放在鐵砧上狠狠地錘了幾下,隨手丟入身邊的冷水中。“咝”的一聲,水沸騰了,一縷縷白汽向空中飄散……女孩的父親說:“你看,水是冷的,鐵卻是熱的,熱鐵遇到冷水,兩者就展開了較量——水想使鐵冷卻,鐵卻想使水沸騰。現實也是如此,生活好比冷水,你就是熱鐵,如果你不想被冷卻,就得讓水沸騰。”父親的話讓我感動不已。
1992年,我終于迎來了事業的曙光。在專輯《知道》中,主打歌《難以抗拒你容顏》讓我一炮走紅。這時,父親已完成了聲樂博士課程,已退休的他對我宣布了他的一個驚人決定:“阿哲,我想去美國進修金融投資博士學位。”雖然我知道爸爸一直對金融頗感興趣,業余時間看了一大堆這類書籍,可這個決定仍然讓我吃驚,我努力合攏自己張成“O”形的嘴巴,說:“爸爸,學無止境,我支持你!學費我替您交一半。”
1993年,我登上了事業的第一個高峰——專輯《心事》的發行量突破了500萬大關,主打歌曲《愛如潮水》更把我推上了“情歌王子”的寶座。
每次唱起《愛如潮水》,我就會想到父親。專輯上市后我特意挑了一盤,簽上名字,寄給遠在美國求學的父親。我相信,在我動情的演唱中,父親一定能聽懂兒子的愛。
如今,父親已學成回國,每天仍然堅持看書學習。我常對父親說:“您身上那種進取的勁頭讓我一生受用。”

(摘自《家庭》張信哲文)


Tags:張信哲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