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文化 > 文章正文

一個失去感覺的人


魯振鴻

  自從當了領導之后,我身體的所有感覺都出了大問題,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和觸覺所有感覺都壞掉了。

  發現我的味覺壞掉了,是在我一次公款吃喝時。記得那天我吃了日本網鮑、馬牙灘海參、天九翅,還喝茅臺、五糧液,但我發現吃這些東西、喝這些東西,完全沒有味道,如同嚼蠟—般食之無味,以前那種吃的幸福感完全不見了!我看別的領導還在大吃大喝,也只好裝裝樣子,強顏歡笑。那真是一次難熬的酒席啊。從那天起,我發現我吃什么喝什么都沒了味道,苦辣酸甜咸,全無感覺。這可怎么辦啊!我還沒喝過路易十三!還有82年的拉菲!

  嗅覺和視覺的丟失,完全是因為我的工作造成的,是工傷。我覺得這一點,單位應該對我負責。那次我去檢查縣里排污大戶——化工廠。這家企業被投訴了不知道多少回,這次上級不得不派我去。到了排污地點,那些圍觀的人們看著花花綠綠的河面,聞著惡臭的味道,一個個掩鼻欲吐,可是我看到的完全是另一個樣子。清澈的河面,清新的空氣,這簡直是人間福地啊,哪里來的污染?哪里來的惡臭?這不是胡說八道嗎?回到單位,我向上級如實反映,領導和領導小舅子都很滿意。但從此,我的視覺和嗅覺完全壞掉了,“五顏六色看不見,進了廁所滿屋香”。對此,我本來已經憤恨得要命,但要不是化工廠廠長,也就是領導的小舅子送來十萬元作為補償,我真的想回去報工傷了。

  我的聽覺,唉,說到聽覺,我就會滿眼淚水。好好的一雙耳朵啊,就這么壞在單位了。眾所周知,在我們單位聽覺是舉足輕重的。領導的弦外之音,你得聽出來吧!同事的綿里藏針,你得聽出來吧!下級的小動作、背后言,你得聽出來吧!兄弟單位的小道消息,你得聽出來一吧!就因為我用耳過度,現在我完全聽不到了,尤其是群眾接待日,我眼睜睜看著那些有困難的群眾,嘴巴一張一合,就是不知道說的什么。因為我的視覺也壞掉了,他們焉的什么,我也不清楚,我這么一著急,就連記憶力也不中用了。每當上級問我,下面群眾有什么動向、有什么情況反映時,我都會說,咱縣群眾工作干勁大,熱情高,日子好,安居樂業。強拆強征、土地污染,都沒有,食品更沒有任何安全問題。

  說到慘,我的觸覺故障是最慘的,自從我當了領導,我的觸覺就時好時壞。別人送來錢,我摸不出來,別人送來禮物,我摸不出來,因為視覺也壞了,當然也看不到。這些苦暫且不提,觸覺影響我最大的,是我和我老婆親熱的問題。沒了觸覺,我對我老婆的身體完全沒有興趣了,也不想摸,也不想碰,更不想親。觸覺作為男人最重要的感覺,有問題是很嚴重的,幸好我的觸覺故障還不是無藥可救,單位的女秘書小麗,還有力、事員小紅,還是能讓我有些“觸覺感受”的,說真的,若不是她們,我有一度真不打算活了。

  直到上個月,我還是過著這樣完完全全沒有感覺的日子,我有時候真覺得自己快變成了植物人,如果非要在這句話里面加上個形容詞,那就是我快變成了一個痛并快樂著的植物人。如果這種“痛并快樂著”還需要加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可是今天,我突然發現,我的味覺好了,吃東西有味道了;視覺好了,紅黃綠白黑全都分清了;嗅覺好了,知道什么是香什么是臭了。我的聽覺好了,就連觸覺也都好了。唯一不好的是,除了我的領導,我的其他獄友都很討厭我。真不知道,現在我是悲哀,還是應該高興啊。

  (司志政摘自《喜劇世界》2013年12月上,圖/朱森林)


更多關于“一個失去感覺的人”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