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宗教文化 > 文章正文

鳳全與巴塘事變


任新建

[摘要]1905年發生在巴塘的駐藏幫辦大臣鳳全被戕事變,是康藏近代史上影響深遠的一次重大事件。關于巴塘事變的起因、性質,過去多認為是“反洋教”、“反封建壓迫”,然而,巴塘事變實際上有著十分復雜的背景與原因。本文從事變發生的時代背景、社會背景探討巴塘事變的起因,解析事變的始末和實質,并對鳳全其人在事變中的作為進行歷史的客觀的評價。
[關鍵詞] 鳳全;巴塘事變;背景;經過;后果
[中圖分類號]K281=25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557(X)(2009)02—0003—10

清代末葉,在英俄交相窺藏,西藏分裂勢力開始出現,“藏事岌岌可危”的情況下,清政府決定實施“經營川邊”以“固川保藏”的戰略,在川邊(康區)試行屯墾、練兵、招商、開礦等新政,以為西藏后援。任命新任駐藏幫辦大臣鳳全“就近妥籌經邊各事”。鳳全在巴塘強力推行新政,遭到寺廟、土司和駐瞻對藏官的反對。光緒三十一年(1905)三月一日,鳳全及隨員50余人在巴塘被殺,造成了近代康藏史上震驚中外的“巴塘事變”。關于巴塘事變的性質,過去多有歧說,有認為是“反洋教”的人民運動,也有認為是“反封建壓迫”的起義,而且大都將事件的起因歸咎于風全的個人作風。事實上,巴塘事變有著復雜的背景與原因。本文擬從當時的時代和社會背景來探討巴塘事變的始末和實質,并對鳳全其人在事變中的作為進行歷史的客觀的評價。

一、巴塘事變的發生背景

巴塘是康區南部重鎮,地處四川西部川、滇、藏三省區交界地,為川藏大道咽喉。元以來為土司統治地方。明代一度為麗江木土府所轄。明末青海蒙古和碩特部固始汗入據康區,派第巴(又稱營官)駐巴塘、里塘,征收賦稅。康熙五十八年(1719),清廷派三路大軍入藏,驅逐禍亂西藏之準噶爾部,四川永寧協副將岳鐘琪率兵2000為先行,擒斬里塘第巴達哇蘭占巴等,巴塘第巴喀木布投降,和碩特蒙古勢力退出康區。清政府在巴塘設立糧臺(又稱軍糧府),以縣級官員充糧務委員(簡稱糧員或糧務)負責輸藏的糧餉轉運,兼理地方土司、政務。又設駐防都司、專汛千總各1員,專司臺站文報;外委1員,負責稽查金沙江渡口;以流官例,任命當地土頭為宣撫使司1員,副宣撫使司1員(即所謂“巴塘正副土司”)管理地方,其下轄六品土百戶7員。
雍正四年(1726),勘定川、滇、藏邊界,巴塘正式歸屬四川省。至改流前,巴塘地方包括現今巴塘縣全境和西藏芒康縣的鹽井地區以及今得榮縣北部、白玉縣南部的部分地區。
巴塘地處金沙江河谷,海拔較低,氣候溫和,土地肥沃,是康區主要產糧區,素有“高原江南”之稱。因此,清政府在川邊興辦墾務時,首先選中巴塘作為試辦墾務之地。
光緒二十九年(1903)清廷因“有人奏:川藏危急,請簡員督辦川邊,因墾設屯,因商開礦”,諭令四川總督錫良“查看情形,妥籌具奏”。錫良認為“惟巴塘土性沃衍,宜于種植。擬在該處先興墾務,需以時日,或期底績。至因墾為屯之議,未敢先事鋪張。商、礦兩端,目下更難大舉”。清廷同意錫良所奏。于是,錫良命巴塘糧員吳錫珍、都司吳以忠,以“奉旨開辦,毋稍觀望”,責成巴塘正土司羅進寶、副土司郭宗札保和丁林寺堪布傲拉扎巴將擬交開墾之土地劃出“指實”,并勘定界址,供墾務專用。當時巴塘正副土司“均遵命具結”,“并無異言”,只丁林寺以“所管土地除牧場外,并無可墾之荒山荒地”,予以抵拒。吳錫珍等認為巴塘“三曲宗”已有其二贊成,“不患無其一,盡可次第辦理”,便開始招募墾夫在巴塘試辦墾務。
與此同時,新任駐藏幫辦大臣桂霖“條陳藏事三端”,提議在川邊地區招募土勇3000人,加以訓練,派往西藏“分起扼要,輪流換防”,并將駐藏幫辦大臣移駐于察木多(昌都),“居中策應”。清廷認為其“所陳辦法,不為無見”,命錫良與駐藏大臣有泰和桂霖等“會商妥籌,奏明辦理”。于是在川邊開始了招募土勇的練兵工作。
光緒三十年(1904)六月,英國遠征軍在榮赫鵬率領下侵入拉薩,逼迫西藏地方政府官員訂立城下之盟的“拉薩條約”。達賴喇嘛逃到庫倫(烏蘭巴托),欲求俄援。面對英帝國主義加緊在西藏進行的侵略活動,清政府一方面堅決不承認“拉薩條約”,派唐紹儀為專使赴印交涉;一方面也感到“經營川邊”以“固川保藏”的必要,遂采納“經營四川各土司,并及時將三瞻收回內屬,以為藏援”的意見,決定將駐藏幫辦大臣移駐于察木多,并命新任駐藏幫辦大臣鳳全于入藏沿途“就近妥籌經邊各事”。由于川邊地方系川屬之地,為了鳳全能便利處理,光緒三十年八月清廷又頒布上諭:
西藏為我朝二百余年藩屬,該處地大物博,久為外人垂涎。近日英兵入藏,迫脅番眾立約,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