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文化 > 文章正文

興寧賞燈 非遺拯救了傳統建筑


  2012年10月,筆者受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之邀,作為專家組成員對廣東省興寧市申請“中國圍龍屋之鄉”和“中國花燈之鄉”進行了實地考察。

  興寧位于廣東省東北部,是客家文化代表性城市之一,而且是客家人聚居區的腹地。根據2009年興寧市政府組織的摸底調查,境內有傳統民居近4000座,其中圍龍屋2400多座。從申請“中國圍龍屋之鄉”材料提供的詳細清單和考察途中隨處所見的一棟棟圍龍屋來看,我們相信這一調查數據的真實性。

  這里,不僅有獨具特色的客家民居,還有賞燈的地域文化生態。當地流傳的賞花燈儀式必須在圍龍屋的祖廳舉行,這種堅固的根基,讓圍龍屋和賞燈習俗互為依存,保留丫良好的客家文化生態。

  客家民居圍龍屋

  圍龍屋是一種形制特殊的客家民居。它的平面一般旱橢圓形,由堂屋、橫屋、圍屋組成,前有禾坪、水塘,后有風水林。水塘、堂屋、化胎、龍廳、風水林形成中軸線,也構成了圍龍屋的祖宗崇拜空間序列。堂屋之后,龍廳之間,被圍龍所包圍的部分稱為“化胎”,中間略鼓,向前左右三個方向下斜的曲面體,形如懷胎的母體。圍龍屋的規模可大可小,小的僅兩堂、兩橫、一圍龍,中型的為三堂、兩橫、一或兩圍,大型的可以到四至八橫、二至三圍龍。

  圍龍屋的建筑以一層最為多見,少數為二層,這與福建土樓多為四五層是有很大差別的。造成這種差別的一個重要原因,可能是土樓位于客家人與閩南人的交界地帶,歷史上有更多的民系沖突,使得防御性成為建房時壓倒性的考慮因素。而圍龍屋位于客家人的腹地,不存在嚴重的民系沖突,所以不需要過多考慮防御性。

  興寧圍龍屋數量多,密度大,被譽為“圍龍屋盆地”、“圍龍屋王國”。圍龍屋主要集中在梅州市區域的興寧、梅縣和五華,而興寧又是這三個縣(市)中圍龍屋數量最多、最密集的地區。比如葉塘鎮河西村的—對劉姓父子,就建有大夫弟、磐安圍、善慶樓、鳳祥圍等六個圍龍屋。羅崗鎮白水村劉鴻山父子共建有八個客家圍屋。又如刁坊鎮,沿公路225線不到三公里,就有刁萃豐、羅永興、黃宏昌、義隆圍等十多座大型圍龍屋。新陂鎮上長嶺不到一平方公里,就有五棟樓、四角樓、新華樓等九個圍龍屋。據衛星電子地圖顯示,福興街道神光山前253平方公里范圍內,有52座圍龍屋;寧中鎮李和美屋附近253平方公里有44座圍龍屋。

  兩千多座圍龍屋是什么概念呢?做—個很粗略的估算:假設一個圍龍屋平均能住100人,那總數就是20多萬人。興寧市現在的人口有110多萬,在上世紀40年代只有三四十萬。興寧的圍龍屋都是1949年解放前建造的,大音盼留存至今。

  為什么興寧會有這么多的圍龍屋保留了下來?這是一個讓專家們感到有意思甚至覺得有些困惑的現象。在城鎮化浪潮如火如荼,全國各地的文化遺產紛紛被夷平的大背影下,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不過,這個問題的答案對興寧評不評得上“圍龍屋之鄉”是沒有影響的。光憑圍龍屋的數量,興寧就夠格了。“花燈之鄉”獨特習俗

  興寧有賞燈的習俗,在每年的正月初八到十九舉行,其隆重程度甚至超過除夕和正月初一。花燈由專業藝人手工制作,分地區有不同的類型,如六角花燈、走馬燈、觀音燈、寶蓋燈,現在還有藝人40多名。

  舊時,賞燈是由族內燈會理事負責主持的,各項活動支出則由當年有新丁的家庭繳納。賞燈的第—道程序是請花燈,即上街買花燈。興寧的花燈制作精致,用竹篾做骨架,外面貼剪紙圖樣。買回的花燈,由族中兩位未婚的青壯年男子抬回祖屋。抬花燈的竹竿用紅紙纏繞,有象征吉祥、節節高之意。同時,族人組成花燈護送隊,沿路大放鞭炮,并有鑼鼓隊、龍燈舞獅隊一路相隨。花燈隊伍經過的人家,屋主也要燃放鞭炮,同沾喜氣。花燈接回祖屋的祖公廳,族人悉數到場,再舉行“升燈”儀式(舊為油燈,現改為電燈)。花燈上要掛上象征男丁的燈帶,當年有幾個男丁出生就掛多少條燈帶,并放上利是(紅包)、蔥蒜、柏樹等吉祥物,然后挑上祖廳中的燈梁(通常為外金住位置)。升燈時鞭炮齊鳴,龍燈獅子隊一直繞花燈舞動。掛好花燈后還要在祖屋門前曬坪處舉行舞龍、舞獅表演。

  晚上燈會在祖屋辦席,有的圍屋還延請民間藝人和劇團進行表演。每家派男丁參加,并有賞燈、猜燈謎、猜馬、燒煙火、放孔明燈等活動。族人眾多的大圍屋,幾百盞孔明燈同時升空,場面蔚為壯觀。當天中午時八,備家宴請親友,有新丁的人家,親友臨門,帶來賀喜之禮(親友送禮必包括兩樣,一是串炮禮花,二是新丁穿戴的衣帽),更是充滿喜慶氣氛。

  上元節賞燈的習俗在中國很普遍,并且由來已久。“正月十五鬧元宵”這句俗語,也點出了元宵節的重點是在娛樂。元宵節一過,也就表示年節結束。在客家地區,賞燈還有另一層意思。客家話里“燈”、“丁”同音,“賞”、“上”同音。“丁”即男丁在傳統農業社會中是最被看重的。客家人作為后來的族群,就更加重視男丁的繁衍。所以,賞燈,在當地直接被叫做“上丁”,它的第一指向是生殖崇拜和男性崇拜。在客家人聚居的很多地區,都有過元宵節和掛燈的習俗。但是在興寧,這種習俗又上升到了更高的境界——在春節的一系列活動中,它成為超越除夕和初一的—個節日。


更多關于“興寧賞燈 非遺拯救了傳統建筑”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