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傳奇 > 文章正文

毛岸英在朝鮮戰場


武立金

毛岸英在朝鮮戰場
武立金

偉大的友誼

1950年10月,志愿軍總部在大榆洞安營扎寨后,彭德懷對毛岸英說:“岸英,我軍的士氣很高漲,和人民軍也協調過了,我看還要和大榆洞周圍的老百姓處好關系。語言不通,做群眾工作有一定困難,但可以用挑水、掃地等實際行動去溝通,熱烈的感情是可以溶化語言障礙的!”
毛岸英和保衛人員按照彭德懷的指示,深入到周圍的朝鮮群眾之中。他們首先來到被松柏掩映的東林里,發現沿山溝一側有不少住戶,大多是靠山吃山的礦工家庭。然而村里竟然沒有一座完好的房子,也不見一個村民,惟有斷墻殘壁在北風中簌簌發抖,像一個衣衫襤褸的駝背老嫗在抽泣。他們甚感詫異地往前走著,忽然發現山坡下孤零零矗立著一座茅草屋,四面泥墻被硝煙熏得黑乎乎的,搞不清這個房子被炸倒后又重新翻蓋了幾次。
走近大門時沒聽到一點動靜,只是從破窗洞里露出一個小孩的腦袋,眨著驚恐的眼睛看著毛岸英。緊接著,毛岸英聽見東房山有響聲,走過去一看,原來是一位阿媽妮在干活。只見她手里拿著一根繩子,正在吃力地從井里往外撈石頭。
阿媽妮看到毛岸英,用一口地道的東北話打招呼:“哦,是你呀,志愿軍同志!”
毛岸英認出這位朝鮮婦女是曾經給過他水喝的樸真真,趕忙說:“阿媽妮,您好!”
樸真真扔下繩子,向小孩大聲喊道:“小龍女,來客人了,快把水葫蘆抱來。”
那個叫小龍女的孩子很聽話,馬上從屋里抱出一個罩著棉布套的水葫蘆。樸真真把水葫蘆遞給毛岸英:“志愿軍同志,喝吧,這是熱水!”
“謝謝阿媽妮!”
毛岸英捧起水葫蘆猛地連呷幾口水。他問小姑娘:“小龍女,你幾歲了?”
“五歲。”
“五歲了,真乖。”毛岸英轉過身來問樸真真,“阿媽妮,您老今年高壽?”
“五十整了,一九○一年生。”
毛岸英又是一驚,樸真真和母親楊開慧正巧同歲,她和媽媽一樣都穿著白衣服。在毛岸英殘存的記憶里,潔白就是媽媽的化身。他知道,在戰爭歲月里,父親的心靈深處也常常受到白色物體的沖擊,因此,白云、白雪、白霜、白霧這些景物在他的詞章里反復出現。
毛岸英剎住飛奔的思緒,抬起頭來問:“阿媽妮,您在忙什么呢?”
“上次聽說美國鬼子要打進村來,我們用石頭把水井填死了,不能給鬼子一口水喝,渴死這些畜牲。”樸真真指著水井說,“現在我們的親人志愿軍來了,家家戶戶都又把井里的石頭撈出來,我們要給親人送水呀!”
“好,謝謝阿媽妮!”毛岸英把袖子一卷,就跳進井里幫助樸真真撈石頭。
樸真真自打見過毛岸英,就感到他威武中透著一種儒雅之氣,是典型的中國美男子。看得出,志愿軍都是百里挑一的好青年,他們都懷著菩薩一般善良的心,英雄一般堅強的膽。毛岸英幫助她干活,又那么喜歡她的小孫女,她就格外喜歡上毛岸英了,一看到毛岸英臉上就樂得像盛開的菊花,幾天不見心里就想得慌。
一次,防空警報拉響了,從嗡嗡的響聲中能分辨出敵機是從東海岸飛過來的。毛岸英便往山下的松樹林跑去。他剛剛坐在石頭上踹息,就聽到轟轟幾聲爆響,東林里被敵機轟炸了,只見樸真真和小龍女所在的村子上空濃煙四起,火光沖天。毛岸英猛地站起來大聲喊道:“阿媽妮的村子被炸了,快去救火啊!”
隨著毛岸英的喊聲,大家飛快地往東林里跑去。毛岸英最先跑進村子,原來是樸真真的房子被炸了。大家來到近前一看,只見樸真真被煙火熏倒在門檻里,火苗從門口直往外冒,眼看草房頂就要被燒塌。毛岸英撲到樸真真身旁,用全身力氣把她背出門外。這時窗戶被燒崩了,火勢越燒越旺。
樸真真醒過來后,指著即將倒塌的房子以微弱的聲音說:“小龍女……”
毛岸英又奮不顧身地撲進火海,扒開窗戶,從炕上抱起被砸昏的小龍女沖了出來。他把小龍女放在一個安全的地方,而自己卻被濃煙嗆得喘不過氣來,大咳不止。
“兒子,我的好兒子!”樸真真撲上來抱住毛岸英的雙肩,豆大的淚珠在她那滿臉的溝壑間滾動著。
“阿媽妮不要怕,我沒事,我是被濃煙熏的,過會兒就好了。不要管我,救你的小孫女要緊!”
毛岸英和戰士們日夜忙碌著,把樸真真的房子修葺一新。樸真真是一個“滴水之恩,涌泉相報”的善良婦女,從此她對志愿軍同志的感情更深了,主動提出要為志愿軍做些工作。她把火炕燒得暖暖的,經常請志愿軍同志到她家里來做客。毛岸英有點閑時間就到樸真真家里幫助干活,和她拉家常。

張養吾:你這是搬
著書山上戰場來了

在大榆洞鐵皮木板房里,處理完工作的毛岸英和張養吾圍爐而坐,一邊喝水,一邊閑聊泛論。張養吾看到毛岸英手里拿著一本軍事著作,就問:“岸英,你在研究軍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