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性 > 文章正文

真不想和他打官司


真不想和他打官司

傾訴/小妍(30歲導購) 采寫/紫藤
這是一個傾訴心事的地方,這是一個讓你我學會在情感經歷中得到成長的地方,這里的故事不一定是最煸情的,卻是最真實最生動的。
從20歲開始,她身邊開始有異性追求,直到23歲,在挑挑揀揀中她終于對前夫一見鐘情,認識一個月后二人結婚。從此,她深切地體會到了嫁人真不是嫁給一個人那么簡單,而夫妻之間最殘酷的事情就是對薄公堂……
小妍在電話里跟我說,因為受不了老公的家庭暴力,在無任何經濟補償的條件下,小妍起訴離婚。原本也許是為了給前夫一點壓力,給他們這份感情一次考驗。沒想到,離婚不久,前天就有了同居女友,留在前夫身邊的女兒也越來越瘦……小妍還說,她和前夫失敗的婚姻不僅僅是他倆之間的矛盾,婆婆是其中不可忽視的一個核心人物。

1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末,卡拉OK正在城市的角落里風行,他開了一間卡廳,我在那里認識他。
當時,我23歲,喜歡唱歌,而且有一副獨特的嗓音,無論是自己唱,還是對唱,都能迎來旁邊聽眾的掌聲,自然也引起了他的關注。
我知道,作為老板,他聽到的好嗓音一定不只是我一個。但是,他的一表人才和精干的氣質,在我眼里卻是獨一無二的,我對他一見鐘情。
然而,嫁他的時候,我的父母并不是十分滿意。我明白父母的心思,他們希望我能有一個相對富足安定的歸宿;而他們之所以沒有強烈反對,也是因為見過他之后,能看出他是個精干的人。我爸說只要我們能夠齊心協力,不愁日子過不好。就這樣,我沒有向前夫家要任何彩禮,娘家父母在力所能及的狀況下,給我添置了一些嫁妝。
我們結婚了,從認識到出嫁只有一個月時間。

2

他成了我的老公,一個在我眼里很有才氣的男人。字寫得漂亮,畫也畫得好看。他給我講過。如果不是家里經濟條件以及一些狀況的限制,他應該能考上一家藝術院校的。我信他!
頗具藝術天分的老公在生活細節上比我要講究得多。比如,當我們一起出行的時候,他不僅把自己收拾得儀表整潔,還總要提醒我注意穿著。有時候倆人都要走出門了,他會突然喊住我,走過來,幫我擦擦鞋子上的灰。
他還是一個特別能夠勤儉治家的男人,不隨便花錢,對我、對女兒、對我們這個小家都很眷顧。我曾經為了幫助朋友不得不在外地工作了幾個月,老公幾乎每周都要給我寫信,直到現在我都珍存著。翻開那每一頁信紙,字里行間無不滲透著一個居家男人的細致,讓我依戀、讓我感懷。
但是,他更是一個如我一樣簡單行事的人。尤其不善做與人溝通、從中斡旋的事情。比如說,婆婆因為我的某一言行惹她不高興,她從不直接說給我而總是說給她兒子。這時,我老公就會直言不諱,甚至不假思索地來質問我:“我媽說你怎么怎么樣了……”我們很多次的矛盾都是因為他的直來直去,我的難以接受而大動干戈。

3

在我這場失敗的婚姻中,婆婆是個不得不說的人物。
婆婆出身高貴,她的家庭背景遠遠超過公公家。所以,嫁給公公時,婆婆心中飽含委屈。但是,那個時代,“出身”越高貴,地位越卑微。這是歷史的悲劇,婆婆雖然是個很聰明的女人,同樣沒有逃脫”成分”問題給她帶來的不幸。
地主家庭出身的婆婆,并不是因為愛才嫁給了公公,他們的婚姻生活毫無質量。這種不能齊心協力過日子的夫妻,其家庭生活可想而知。貧困的連鎖反應就是對后代成長的影響。我老公不僅沒有上成學,暴躁的脾氣也是在那種充滿硝煙的家庭氛圍中養成的。
女人一輩子如果沒有愛情,她對親情的依賴心理會有強烈的欲望,婆婆如是。她老人家見不得兒子對媳婦好。比如當老公蹲下幫我擦鞋的時候,她會說:“男人家怎么那么沒出息……”
其實,從同為女人的角度出發,我挺同情婆婆的,她不幸的遭遇導致了她心理上的極度脆弱,兒女自然成了她的一切,她要刻意地在他們心中樹立一個高大母親的形象。可是,孩子們終究要長大成人,她一邊希望他們成家立業,一邊又擔心他們有了小家之后從心理上會淡化母親的地位。一種極其矛盾的心理促使婆婆在三個兒女成家之后的生活中,始終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大伯哥離婚了、大姑姐離婚了,雖然我沒有目睹他們離婚的經過,但是,我和老公的離婚,婆婆的責任不可推卸,她曾歇斯底里地對我老公說:“這個家有我沒她”。

4

鍋碗相碰的婚姻生活,少不了斗嘴、吵架,畢竟我們都還很年輕,個性強硬,不善控制。但是,小夫妻吵架不記仇,這也是個明理,我以為我們也和別人家沒什么差別。可是,我錯了。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