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評論 > 文章正文

說“字”


呂必松

“語言文字大論壇”第14期發言摘錄

召集人:李潤新
主講人:呂必松
2008年4月27日

我聽了李潤新教授《破解漢字難學論》的講演以后,主動申請為他的講演作一個注腳。申請作注腳的目的是想具體說明漢字為什么不難學。后來又為這個注腳想了一個題目,就叫《說“字”》。以《說“字”》為題,是為了從漢字與漢語的關系的角度解釋漢字。為什么要從漢字與漢語的關系的角度解釋漢字?因為我們講漢字不難學,是為了講漢語不難學。只有聯系漢字與漢語的關系,講漢字不難學才有意義;也只有聯系漢字與漢語的關系,才能更好地說明漢字為什么不難學。朱德熙(1986)先生也說過,研究漢字“尤其要研究漢字和漢語的關系”。
為了討論漢字與漢語的關系,為了從漢字與漢語的關系的角度解釋漢字,我想從以下三個方面說“字”:一、什么是“字”;二、漢語音節的性質和特點;三、漢字的性質和特點。

一、什么是“字”

1.“字”是音節和漢字的合稱
提到“字”,人們首先想到的是漢字。因為首先想到的是漢字,所以當徐通鏘先生提出“‘字’是漢語的基本結構單位”的時候,就有人問道:口頭漢語算不算漢語?如果承認口頭漢語也是漢語,那么,什么是口頭漢語的基本結構單位?如果把“字”僅僅理解為漢字,提出這樣的問題當然不無道理。不過我個人一直認為,漢語的“字”不但包括漢字,而且也包括音節。“字”是音節和漢字的合稱。對口頭漢語來說,“字”是指音節;對書面漢語來說,“字”是指漢字。也就是說,所謂“字”是漢語的基本結構單位,是說音節是口頭漢語的基本結構單位,漢字是書面漢語的基本結構單位。
為了說明“字”是音節和漢字的合稱,這里不妨再重復引述呂叔湘(1964)先生的話:“漢字、音節、語素形成三位一體的‘字’。”“三位一體”是什么意思?“三位一體”就是三者具有同一性。因為它們具有同一性,所以都可以叫做“字”。
“語素”是“詞本位”理論的概念,“字本位”理論所說的“字”就包括“詞本位”理論所說的“語素”,所以“字本位”理論不再使用“語素”的概念。這樣就剩下了兩位一體。我們用下表說明“字”和“語素”的包容關系:

把漢字和音節都叫做“字”完全符合人們對“字”的稱說習慣。例如,我們可以說“這個字寫得不對”,也可以說“他說話總是兩個字一頓”。“字寫得不對”中的“字”就是指漢字,“兩個字一頓”中的“字”就是指音節。由此可見,我們說“字”是音節和漢字的合稱并不是杜撰,當然也不是什么新發現。
2.“字”是漢語的基本單位
什么是基本單位?我們所說的基本單位,是指最小的結構單位。漢語的基本單位就是漢語中最小的結構單位。根據需要,可以從不同的角度把漢語最小的結構單位分別叫做基本語言單位、基本語法單位、基本組合單位、基本認知單位。這就是說,作為基本的即最小的結構單位,“字”(音節和漢字)是漢語的基本語言單位、基本語法單位、基本組合單位和基本認知單位。有一點需要補充說明:作為漢語基本單位的“字”是語內單位。“字”以下的單位,包括音節中的聲母、韻母和聲調,漢字中的筆畫和部件,也都是結構單位,不過它們是字內結構單位,不是語內結構單位。字內結構單位是字法單位,不是語言單位和語法單位。
我國講現代漢語的語言學著作以及各種現代漢語教科書,實際上都是把“詞”作為漢語的基本單位。這一點已經深入人心,想改變都不太容易。“詞”的概念是從西方語言學引進的,相當于英語的word。“詞”(word)是印歐系語言的基本單位,引進到漢語中來,也把它作為漢語的基本單位。這就成了問題。什么問題?就是漢語中到底什么是“詞”,至今還沒有一個統一的說法。也無法提出統一的說法。一個世紀過去了,還不能解釋到底什么是“詞”,僅此一點就足以說明,相當于英語word的“詞”的概念對漢語不適用。
為了說明相當于英語word的“詞”的概念對漢語不適用,下面再重復引述三位語言學大師的話。
呂叔湘(1964)先生說:“漢語里的‘詞’之所以不容易歸納出一個令人滿意的定義,就是因為本來沒有這樣一種現成的東西。其實啊,講漢語語法也不一定非有‘詞’不可。”趙元任(1975)先生說:印歐系語言中word這一級單位“在漢語中沒有確切的對應物”,“在說英語的人談到word的大多數場合,說漢語的人說到的是‘字’。這樣說絕不意味著‘字’的結構特性與英語的word相同,甚至連近于相同也談不上。”王力(1986)先生說:“漢語基本上是以字為單位的,不是以詞為單位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