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徐盈:中國經濟報道的先行者


徐 東/口述 吉 瑾/整理

  我的父親徐盈和母親彭子岡生前都是《大公報》的著名記者,曾在新聞戰線上風云一時。父親《在重慶采訪》一文中概括他們的工作是活躍在“時局的中心,消息的總匯,政治的復雜焦點上”。
  我的父親從抗戰前夕的1936年開始進入《大公報》從事記者工作,一直到新中國成立初期。1952年,他調任政務院宗教管理處任副處長,后任國務院宗教事務局副局長,在周恩來、陸定一等同志的領導下工作。1957年,父親曾遭遇“反右”運動的沖擊,下放勞動,受盡磨難。1962年他回到北京,擔任《新工商》雜志和民族出版社的編輯。1978年,他的問題被改正,不久任全國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副主任,兼任《人民政協報》社黨組成員、編委;歷任第六、七屆全國政協委員,是全國作家協會會員。父親于1996年12月因病逝世。他從事新聞工作20來年,留下了數百萬字的資料,其中有上百篇是為人稱道的各種文體的新聞文字。父親不僅是一位有影響的新聞記者,他還是涉獵廣泛、具有多方面知識與才干的雜家。他除了寫政治、社會問題的新聞報道外,還撰寫了大量的經濟通訊,為時人所推重,同時他還創作了大量的文學作品。
  如今父親離我而去已有10年,在無比懷念他的日子里,我希望寫下一些值得記錄的文字,為我國現代的新聞工作存史,同時也寄托我對他深切的哀思。
  
  《大公報》的名記者
  
  父親1912年生于山東德州。他先后在保定河北農學院和金陵大學農業專修科學習,1935年畢業后在鄭州隴海鐵路局做過短期的技術工作。
  父親勤于思考,善于觀察,喜好考察和撰寫游記。他曾借在河北農學院參加實習的機會去北平、天津、山海關一帶考察農林狀況,寫下多篇游記,發表在《大公報》主辦、由王蕓生和沈從文主編的《國聞周報》上。工作以后,他曾乘車沿隴海鐵路巡行考察,寫了多篇農林視察游記在《國聞周報》上發表。西安事變前夕,國民黨當局在各地加緊搜捕共產黨和進步人士,父親因與生活書店的關系而被列入黑名單,為此他逃出鄭州,潛回北平。1936年底,經王蕓生介紹,父親進入上海《大公報》館當練習生,從此開始了他的記者生涯。
  20世紀30年代中期,著名記者范長江在《大公報》上發表的旅行通訊在全國引起轟動,中國新聞界出現了“旅行調查報道”的熱潮,各家報社都派記者采寫旅行通訊。《大公報》更是突出這一特色。父親初到《大公報》當練習生時就開始了他的旅行調查和采訪。他從上海出發到江西,一邊考察,一邊寫通訊特寫。這一時期他的主要作品有:《“浙贛”的春天———到江西的路上》、《贛東風雨》和《瑞金巡禮》等,后來他又到安徽實地考察米市和茶區。實習期間采訪的成功使他在《大公報》提前結束了練習期,正式進入《大公報》任記者,并逐漸成為《大公報》采訪部的主力,后來擔任重慶《大公報》社采訪部主任。
  父親初入《大公報》工作時正逢抗日戰爭爆發,憑著新聞記者的敏銳和愛國熱情,他對這一歷史時期中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政治事件都作了深入的采訪和報道。1937年,作為《大公報》的旅行記者,他轉戰山東、山西、陜西等地的抗日前線。在山西五臺山八路軍總部他做了一個時期的隨軍記者,期間分別采訪了朱德總司令和總政治部主任任弼時同志,在他寫的《朱德將軍在前線》、《戰地總動員》兩篇通訊中,較早地公開報道了抗戰初期八路軍的戰略戰術和群眾工作的經驗。除了介紹解放區的情況以外,他還對徐向前、彭雪楓、丁玲等一些中共的將領和文化人士作了生動的報道。《大公報》的這些宣傳報道向國統區的群眾介紹了共產黨和八路軍的真實情況。此間,他還擔任了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理事。之后,他考察了當時被稱為“中國復興根據地”的大西北的各省政治經濟狀況和民族宗教問題,寫了《抗戰中的西北》一書。此書被收編在范長江主編的《抗戰中的中國》(生活書店于1938年出版)叢書中。
  父親曾采訪過國內各方面的重要人物,其中既有孫中山的夫人宋慶齡,也有新疆的軍閥盛世才,他們都是很少接受記者采訪的人物。
  我的母親和父親因同是《中學生》的投稿人,又同是鄒韜奮“生活”讀書會的會員而相識相知。他們志同道合,于1937年結婚。婚前他倆曾經以記者的身份一起沿著江西老蘇區去旅行考察,寫通訊報道。1938年,他們準備到延安去學習,但范長江在被迫離開《大公報》前曾囑咐我的父母不要輕易離開《大公報》,并要他們注意廣泛團結進步記者,要他們到重慶后協助《新華日報》打開局面。周恩來也指示他們留下來做大后方的統戰工作,所以父母就留在《大公報》繼續任記者。他們經胡繩介紹于當年10月雙雙加入了共產黨。從此后,他們一直受黨的領導,長期作為地下黨員在《大公報》隱蔽政治身份從事記者工作。
  如果說父親以前只是一位愛國青年和有進步思想的記者,而自從1938年加入共產黨以后,他就成為一名有組織的堅強戰士了。民辦的《大公報》是以“不黨、不賣、不私、不盲”為宗旨的一份報紙。而從1939年起,父親接受黨的指示,利用工作之便秘密做文化界和實業界的統戰工作,直至全國解放才告一段落。抗戰勝利后,父親告別重慶,回到北平,任天津《大公報》駐北平辦事處主任。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