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管理 > 文章正文

找个老外共枕眠


张小平

陈志俊:有的人原以为能嫁到国外去,在经济上肯定有一个大的改变,于是忽略了感情背后的很多尖锐的差异,但结婚后这种差异就慢慢显现出来了。
Jean Jones:当时我已经不是小姑娘了,多少懂点事。但父亲还是不愿意我犯错误,他说,结婚容易离婚难。
高中:跨国婚姻越来越多,因为互联网让大家更加接近了,这是一种灵魂的沟通,质量高、频率高,选择的范围也大,同时避免了见面时的羞涩。
婚姻国际化风险有多大
特邀主持:高中(清水同盟主席)
嘉宾:陈志俊(SIG饮料机械公司中国区总裁)
Jean Jones(陈志俊夫人,北京国际蒙特梭利学校副校长)
“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越女西施屈身吴王夫差,可谓是古时最有名的一桩“跨国婚姻”了。浣纱女一下子成了宫中的宠妃,个人命运顿时完全改变。
到了今天,河南姑娘吴木兰“一不小心触网”嫁了个波兰总统候选人,顿时成为无数中国姑娘惊羡不已的典范。据新浪网最近公布的“当代中国人跨国婚姻心态大调查”显示,有高达62.78%的网民幻想过自己会有一个跨国情缘或婚姻。
当然,跨国婚姻也问题不少,最突出的是离婚率很高,近年来其增长速度甚至高于结婚,基本上每一段跨国婚姻都遭遇文化、习俗、语言乃至法律方面的问题。一份来自上海市民政局和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的涉外婚姻调查显示:加拿大人和中国人结为夫妻的,离婚率竟高达60%。而近年来,日本丈夫和中国妻子离婚的占结婚人数的30%以上。
很多人走过来,都觉得这一段辛酸历程难以言说。难怪,歌手韦唯在结束了与迈克尔·史密斯长达10年的跨国婚姻后,兴奋地宣称:“独身的感觉太好了。”

惟一的障碍

高中:中国大陆的跨国婚姻是从1979年开始的,和改革开放的步伐一致。但在当初,跨国婚姻就意味着“里通外国”。比较典型的是庄则栋,他冲破了重重阻力,最终和日本的佐佐木敦子结婚了。你们俩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吗?
陈志俊:1984年我大学毕业后,就从台湾去美国工作,在一家公司做东南亚贸易。有一次一位同事说,我们公司有一个美国女孩子长得不错,并介绍我们认识了。
记者:你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感觉?
陈志俊:真漂亮。她和我说了几句中文,没想到她的中文说得那么好。
Jean Jones:我倒没有什么太多印象,因为聊得不多,但觉得他挺可爱的。我是1978年研究院毕业,大学里学的就是中文。后来去了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工作,1980年就到了北京,开创北京办事处。两年后换了公司,到了一家光谱分析仪的公司,正好陈志俊经销夜视仪也来了北京,于是交往开始频繁起来。
记者:她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陈志俊:她非常地善良。记得1985年我第一次来北京之前,一直有点儿兴奋,好像总在期望什么东西似的。下了飞机后她来接我,把我送到长城饭店,接下来带着我去逛故宫、长城,她成了我的第一个导游。
高中:最后“导进”了婚姻的殿堂?
Jean Jones:我们因为工作关系,几乎天天在一起,再说他特别幽默,于是自然而然地就在一起了,他甚至从来没有正式向我求过婚。
记者:你追她时有没有什么障碍?
陈志俊:惟一的障碍是她的家族。她出生于那种典型的美国东海岸白种人家庭,她父亲创办了一个造纸厂,她哥哥和弟弟一起跟着干,是美国比较富裕的中产阶层,讲礼仪、有板有眼,不喜欢随随便便,而且他们从来没有和东方有关的东西接触过。所以我跟她家里人第一次见面是非常紧张的。
记者:这一关你们怎么渡过?
陈志俊:她父亲相信,如果爱自己的子女,就应该无条件地支持她。她家里人可能开始不同意,但至少会给我一个机会,剩下的是我自己怎么去表现、去努力。
Jean Jones:我父亲也没说太多,当时我已经不是小姑娘了,多少懂点事。但父亲还是不愿意我犯错误,他说,结婚容易离婚难,你得慎重。当时我们要在香港结婚,我问父亲过不过来?他说不一定,因为公司很忙。
高中:他们还是不乐意。
Jean Jones:我家有个很好的朋友,是一位老太太,她来过几次北京,特别喜欢陈志俊,于是对我父亲说,你是愿意从此和你女儿关系搞僵,还是干脆现在就支持她的选择?起码也得做个样子给她看。如果以后关系搞僵了,受害者是谁?肯定不是你女儿,而是你。父亲一听,觉得有道理,于是马上给我打电话,说婚礼我和你母亲都去。我们双方其实都是传统式的家庭,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他看陈志俊这么孝顺他母亲,觉得这肯定是一个好孩子,后来喜欢得不得了。每次我们回美国,父亲看着他带着女儿们玩耍,就会对我说,你看,你先生多可爱啊。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